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20-03-16 | 《星島日報》

港青運動不足 體育課需要改革



因應新型冠狀病毒肆虐,教育局宣布全港學校不早於4月20日復課。雖然不少學校都有電子教學,但學生們變相多了空餘時間,有些在家「打機」,也有些趁這個機會多做運動,增強抵抗力。

但復課後,他們是否仍有充足時間運動,恐成疑問。過去多項調查均顯示,香港青少年運動量未達世界衞生組織(世衞)標準[1],而且眾所皆知,香港學生的課餘時間多被學業佔據,莫說運動,連睡眠時間都不足夠。[2]雖然現時本港中小學均設有體育課,但平均課時仍低於全球平均數[3],甚至有學校削減體育課讓學生補課。[4]香港是否需要改革體育課,以提高學生的運動量,並協助他們培養運動習慣?

體育教育是持續運動的切入點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早於1978年將體育教育列為每個人的基本權利[5],其後在《國際體育教育、體育活動和體育運動憲章》中,明確界定體育教育是學校課程中,唯一涉及增強學生在體育運動和體育活動方面的能力和信心的領域,並認為體育教育為終身參與這兩方面所需的技能、態度和知識提供了學習途徑[6],奠定了體育教育的重要性。

體育教育當中又以體育課發揮着顯著作用。美國Physical Activity Council一項調查指出,78%美國人若於在學期間有參與正規的體育課,長大後會更傾向保持運動的習慣。[7]瑞典一項針對7至9歲學童進行的研究亦證實,每周上200分鐘中等強度體育課的學童,其下肢肌肉力量、淨體重的表現均較每周只上60分鐘體育課的學童好,反映前者更有助提高兒童的肌肉力量。[8]

港學童學業繁重 課餘無暇運動

當然,體育教育除了固定的體育課,還包括課堂外組織的體育活動。[9]但對於本港學生而言,要在課後參與體育活動並不容易。有中三學生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功課較少的日子尚可抽約一小時跑步,但功課一多,隨時要做到夜深,即使是假日,仍要花約五至六小時做功課或上補習班[10],空餘時間無多。

以往亦有研究指出,本港近六成中小學生睡眠不足,有大學教授估計與現今父母多為虎爸虎媽有關,孩子用在補習時間增加,以致放學回家後仍需趕工,睡眠時間因而減少。[11]可見學生大部分的課餘時間都被學業佔據,想抽空運動,談何容易。

既然課餘時間無暇運動,校內的體育課便成為學童運動的主要渠道。然而,有中學生表示,雖然學校提供每周兩節、共80分鐘的體育課,但扣除更衣時間,實際上課時間其實不足一小時,坦言並不足夠。[12]亦有小學老師指出,即使校內每周有合共70分鐘的體育課、每天20分鐘的小息時間和25分鐘的午休,每周在校內的運動時間為295分鐘,但在囚人士每周卻有300分鐘的戶外活動時間,可見香港學生的運動時間比在囚人士更少。[13]以上情況均反映本港現有的體育教育無論是在課時安排上,或課餘的運動時間上均存在問題。

問題一:香港體育課時低於全球平均水平

雖然現時國際間對於體育課時並無劃一標準,但在香港,教育局規定全港中、小學須按照《體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分別在小學及初中提供佔總課時5%至8%的體育課(每周約80至120分鐘),高中則佔總課時5%(每周約80分鐘)。[14]

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報告,全球小學和中學平均每周花103分鐘及100分鐘進行體育課程,但香港的中小學生每周的體育課時平均只有90分鐘,明顯少於英國、韓國(120分鐘)、德國(135分鐘)和日本(125至130分鐘)等地。[15]

課餘的運動時間本已不足,體育課時又低於全球平均水平,可謂進一步突顯香港學生缺乏運動。再者,課時過短也可能影響課堂成效。有中學生舉例指,老師用三堂教導曲棍球,令他對該項目產生興趣,卻因為時間關係,教了三節後便轉教另一個項目,令他難以延續對曲棍球的興趣。這個例子,反映課時不足或會阻礙學生深入了解個別運動項目,削弱他們學習運動的興趣[16],與教育局希望透過體育教育提升學生參與體藝活動興趣的學習宗旨[17]背道而馳。

問題二:校方忽視體育課 扣減作其他課堂

在校內推廣體育教育,學校氣氛的配合是關鍵之一。但青年創研庫一項調查顯示,受訪的520名13至19歲學生中,36.7%認同香港學習環境不鼓勵學生上體育課。有專家指出,普遍學校擔心學生過度參與運動會影響學業成績,故不論為了迎合社會需要,抑或維持學生成績的質素,學校在兩者之間必然會傾向捨棄體育。[18]

甚至有中學體育教師及學生表示,學校會利用政策扼殺體育空間,例如將體育課堂改作生涯規劃講座或補課[19],變相扣減學生的運動時間。

對策一:額外增加體育課課時 助學生培養運動興趣

事實上,青少年運動量不足的問題並非香港獨有。世衞早前發表的全球青少年運動量調查發現,全球逾八成青少年運動量不足。[20]近年不少國家及地區都冀望從調整體育課時入手,解決有關問題。

在台灣,體育課過往同樣不受重視,並經常淪為被「借堂」的對象。[21]其教育部在2013年發表的《體育運動政策白皮書》亦指出,國小至高中職階段的體育課時數皆明顯不如先進國家,對學生運動技能學習與體適能發展極為不利,故提出把國小至高中職階段的體育課時數,由原來每周平均約74.8至110分鐘,增加至120至150分鐘,課堂節數由每周兩節增至三節。[22]

在內地,中央政府在2007年出台的《關於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亦提及要「確保學生每天鍛煉一小時」,並劃一要求小一、小二每周上四節體育課,小三至小六和初中則每周三節,高中每周兩節。即使沒有體育課,學校亦必須在午後組織學生進行一小時集體體育鍛煉。[23]

增加體育課時 變相要其他學科讓步

雖然增加課時看似行得通,但套用在香港,卻有其他問題需要解決,當中包括課時的限制和課堂內容的改革。

在本港現有的教育框架下,中小學的全年總課時均有限制[24],要增加某一科目的課時,意味要犧牲其他學科的上課時間。而在着重學術發展的香港,增加體育課時無疑令其他學科的上課時間更加緊迫,加上體育科並非學校重點發展科目[25],要學校貿然削減其他學科課時改上體育課,確是十分困難。有中學體育科老師亦坦言,如沒有硬性標準,無限伸展體育堂,只會令學生犧牲其他學科的學習或延遲放學,不會有學校願意。[26]

對策二:體育課多元化活動 啟發學生興趣

除了上課時間,課堂質素同樣需要關注。現時本港小學的體育課程可分為單堂(35至45分鐘)或相連堂(75至80分鐘),但有調查指出,只有不足一半受訪學童對相連課堂感興趣[27],有評論認為是體育課內容沉悶所致。[28]這反映即使課時增加,也需要在課堂內容配合,方能達到預期效果。

目前本港的體育課程分為三個學習階段,教學內容包括基礎動作技能、田徑、球類活動、體操、水上運動、舞蹈、體適能及戶外活動。[29]但有中學生認為傳統的體育項目較乏味,反復練習令人感到沉悶,希望學校能增加更多種類的項目,例如射箭、保齡球和欖球等。[30]

其實,不少國家近年都在體育課程及課外活動中加插較新穎的運動項目,冀提升青少年運動的興趣。例如新加坡會在課程中加入露營活動,讓學生學習野外求生技能[31];日本則有柔道、相撲等富有國家特色的運動[32],反映增加課時之外,改革課堂內容同樣重要。

香港食物及衞生局和衞生署在2018年推出《香港非傳染病全球行動計劃》,並訂下2025年前將青少年體能活動不足的普遍率降低10%的目標。[33]要達到上述目標,社會需要探討改革體育課,同時推廣全民運動,讓更多年輕人在課堂內外都能參與運動。與此同時,家長、學校,以至社會也應該調整心態,不應只着重學生的學術表現,為學生提供更多運動的時間,鍛鍊好體魄,即使面對突如其來的疫症,也有健康的身體應對。

1 「香港青少年生活狀況調查2018」,香港遊樂場協會,2018年5月,第7頁;「中學生對體育教育的意見和取態」,青年創研庫,2016年11月,第i頁。
2 「6成中小學生睡眠不足 10年倍增」。取自ToPick網站:https://topick.hket.com/article/2195457/6成中小學生睡眠不足%E3%80%8010年倍增,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8日。
3 “World-wide Survey of School Physical Education Final Report 2013,” UNESCO, 2014, pp. 7, 113.
4 「中學生對體育教育的意見和取態」,青年創研庫,2016年11月,第34頁。
5 “International Charter of Physical Education, Physical Activity and Sport,” UNESCO, http://www.unesco.org/new/en/social-and-human-sciences/themes/physical-education-and-sport/sport-charter/, accessed December 17, 2019.
6 「《國際體育教育、體育活動和體育運動憲章》」。取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網站:https://unesdoc.unesco.org/ark:/48223/pf0000235409_chi?posInSet=1&queryId=04387631-ca38-45df-848d-8b5d46e12f3d,查詢日期2019年12月17日。
7 “Physical Activity study shows 28% of Americans inactive,” Physical Activity Council, http://physicalactivitycouncil.com/PressRelease/, last modified February 28, 2018.
8 Löfgren B, Daly R, Nilsson J-A, Denker M, Karlsson Magnus K, “An Increase in School-Based Physical Education Increases Muscle Strength in Children,” Medicine & Science in Sports & Exercise, May 2013 ;45(5):997-1003, pp. 1000-1001.
9 「體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課程發展議會,2017年,第ii頁。
10 黃靜薇,「初中女生日做15份功課至凌晨 僅空餘時間抽一小時休息跑步減壓」。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12646/初中女生日做15份功課至凌晨-僅空餘時間抽一小時休息跑步減壓,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31日。
11 同2。
12 同4,第29頁。
13 Laura Ma, “Hong Kong prisoners get more exercise time outside than our schoolchildren, research reveals,” SCMP, March 21, 2016, https://www.scmp.com/news/hong-kong/education-community/article/1926893/hong-kong-prisoners-get-more-exercise-time.
14 「體育學習領域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課程發展議會,2017年,第ii頁;「立法會三題:改善青少年體能及健康的措施」。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503/18/P201503180338.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3月18日。
15 同3,第7、112至119頁。
16 同4,第29頁。
17 同9。
18 同4,第i、ii及22頁。
19 同4,第22及34頁。
20 Regina Guthold, Gretchen A Stevens, Leanne M Riley, Fiona C Bull, “Global trends in insufficient physical activity among adolescents: a pooled analysis of 298 population-based surveys with 1·6 million participants,” The Lancet Child & Adolescent Health (2020); 4: 23-35, pp. 31.
21 「別再排擠體育課! 研究:體適能佳者考試成績也好」。取自蘋果即時網站: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60517/863279/,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5月17日。
22 《體育運動政策白皮書》,台灣教育部,2013年9月,第21、27、32頁;「台灣的體育課太少了」。取自臺灣醒報網站:https://anntw.com/articles/20190922-dU0e,最後更新時間2019年9月22日。
23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加強青少年體育增強青少年體質的意見」。取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網站:http://www.gov.cn/gongbao/content/2007/content_663655.htm,最後更新日期2007年5月7日。
24 根據教育局規定,小學每個學年的總課時為792小時,初中為1,013小時,高中三年總課時為2,400小時。資料來源:「2 學校整體課程規畫 - 課程規畫與資源運用」,《基礎教育課程指引-聚焦‧深化‧持續(小一至小六)》,教育局,2014年;「分冊2︰學習宗旨、學校課程架構和規劃」,《中學教育課程指引》,教育局,2017年,第10、26頁。
25 同4,第23頁。
26 同4,第23頁。
27 「香港精英運動員協會促請學校增加學童在校體育活動時間」。取自香港精英運動員協會網站:https://www.hkelite.org/tc/新聞稿,查詢日期2019年12月19日。
28 〈九成學生少運動 怎樣讓體育課更好玩?〉,《香港01周報》,2019年10月28日,A12頁。
29 同9,第iv頁。
30 同4,第33及48頁。
31  “Speech by Mr Heng Swee Keat, Minister for Education,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of the Physical and Sports Education (PSE) Conference at Republic Polytechnic, on 31 July 2013, at 10.20am,” Ministry of Education Singapore, https://www.moe.gov.sg/news/speeches/speech-by-mr-heng-swee-keat--minister-for-education--at-the-opening-ceremony-of-the-physical-and-sports-education-pse-conference-at-republic-polytechnic--on-31-july-2013--at-1020am, last modified July 31, 2013 ; Amanda Lee, “More outdoor activities under new PE syllabus,” Today, August 1, 2013, https://www.todayonline.com/singapore/more-outdoor-activities-under-new-pe-syllabus
32 「日本學校體育:從小學至大學都有“運動部”」。取自人民網網站:http://sports.people.com.cn/BIG5/n1/2016/0115/c382934-2805538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月15日。
33 《邁向2025香港非傳染病防控策略及行動計劃》,食物及衞生局、衞生署,2018年5月,第2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