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20-03-23 | 《星島日報》

環保實踐也有性別差異?



男性應該堅強、勇敢,承擔一家之主的責任?女性則應該溫柔、體貼,負責照顧家庭?社會普遍對男性和女性在不同領域應扮演的角色,以至兩性的性格、職業、行為和能力,仍抱有慣性觀念[1],帶來了不少負面影響,例如有女性因被認定為家庭照顧者,而背負更沉重的責任,以至無論男或女性皆受這些思維限制了個人職業路向。[2]

近年在國際社會上,多個領域均掀起一股消除性別定型的風氣。例如兒童教育方面,美國女童軍鼓勵家長幫助孩子認識性別定型,透過安排子女輪流負責洗碗、更換電燈膽等不同類型的家務,灌輸責任無分男女的觀念。[3]這股風氣也殺入環保界,令人關注在環保行為上的兩性差異(Eco gender gap),即大眾有否身體力行實踐環保,原來也受性別定型所影響,並提出種種建議,希望長遠能夠打破環保行動中刻板的性別印象。

實踐環保 女勝於男?

氣候變化在全球帶來風暴、水浸、乾旱、山火等自然災害,炎熱天氣可使慢性疾病的病情惡化、間接改變某些傳染病的傳播模式[4],威脅着地球上的生命,無人可以倖免。因此,保護環境,理應是每一個人的責任。不過有調查顯示,重視環保的女性比例比男性多。香港中文大學CCOUC災害與人道救援研究所2016年進行電話調查,訪問了1,017名15歲或以上本港居民,發現本港男性實踐環保減碳行為比例低於女性。[5]

調查所詢問的十項環保行為中,大部分均是女性實踐比例高於男性,當中比例差距較大的分別有減少包裝及購物袋(18.4個百分點)、減少用電(12.8個百分點)、減少吃肉(11.7個百分點)及家居垃圾分類(11.3個百分點),只有每天洗澡少於五分鐘是男性實行比例(26.2%)比女性(21.8%)為高。[6]

在英國亦有類似的發現。根據市場調查公司Mintel的調查,有71%的女性受訪者自認有努力過更加環保的生活,較男性受訪者(59%)多12個百分點;在環保習慣方面,包括定期回收、離家時關掉冷暖氣、節約用水和將剩菜堆肥,實踐的女性比例同樣均較男性為高。[7]

雖然如此,若因此認定男性不愛地球,也有一竹篙打一船人之嫌。社會也可能忽略了不少男性也會使用背囊代替環保袋,或以可重用的水樽取代棄膠樽,只是這些行為均較少被視為環保之舉。[8]另外有數據顯示,男性在購物方面亦較女性克制。本港有調查指出,過去三個月內曾購買新衣服,同時家中有從未穿過的衣服的男性比例(11%),遠較女性(33%)為低。[9]

環保份子中也不乏男性身影,著名影星Leonardo DiCaprio便是一名熱心環保份子,他更成立個人基金會支持保護生態和應對氣候變化的工作。[10]香港藝人唐文龍經常在社交媒體上呼籲大眾減塑、回收,又不時身體力行到海灘和山上撿垃圾。[11]

性別定型影響:環保抉擇與家務相關 由女性承擔

無論如何,既然有研究顯示男性在部分環保行為上仍要多向女性學習,自然令人想探究背後原因。昔日研究大多歸因於兩性在性格上的差異,認為女性更傾向親社會、無私和賦有同理心,更關心他人並承擔社會責任,使她們更關心環境問題,及願意採取行動保護環境。[12]

惟近年有研究探討其他可能性,包括家庭崗位的性別定型和性別認同的威脅。在家庭崗位的性別定型方面,Mintel的分析師認為,女性比男性作更多環保的舉動,是因為女性仍是家庭中主要負責家務的人。[13]香港的婦女事務委員會早年的調查也顯示,社會上對於家庭崗位的分工存在一定性別定型,女性主要負責日常起居飲食及擔當照顧者的角色,負責打掃、清洗衣服、照顧孩子的起居生活等家務,而男性主要是負責一些小型維修。[14]即使婦女有工作在身,依然需要負責較多家務。

根據統計處2013年的調查,同樣從事經濟活動的兩性中,男性所負責的家務比重中位數為10%,仍遠較女性的30%少。[15]由女性承擔大部分家務,意味照顧家庭和做家務,和隨之而來的購物、回收等環保抉擇的責任均落在女性身上。[16]去年有團體訪問1,808名小學生,在小朋友心目中,也認為更多負責照顧家庭的媽媽,其環保程度勝於爸爸。[17]

怕被指「娘娘腔」 男性對環保卻步?

至於性別認同的威脅,有研究指出,部分男性對實際環保有所顧忌,是因為怕被視為「娘娘腔」。一篇刊登在《消費者研究期刊》(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的研究,找來194名大學生參與實驗,要求他們想像在社區的雜貨店購物時,見到一名男性或女性消費者正離開結帳櫃位,手上正拿着裝了雜貨的膠袋或可重用環保袋的情境,之後要就此消費者有多符合11個特徵評分。這11個特徵中部分是所謂典型的男性特徵,包括大男人、積極進取;部分則是所謂典型的女性特徵,如溫柔、敏感;以及部分是沒有特別的性別印象,例如擅長運動、具好奇心等。結果顯示,在想像情境中,不論拿着可重用環保袋的消費者是男性還是女性,參與實驗者均認為該名消費者較具「女性」特質。[18]

此外,進行同一項研究的學者,又招募了389名美國男性,要求他們想像從同事收到一張價值150美元的超市禮品卡,然後用這張卡到超市購買三種產品——燈、背包和電池。禮品卡有兩款,分別是被視為較女性化的粉紅色花卉圖案卡,反映自我性別認同的威脅,和以文字寫着「你幾歲了?!」配以驚訝表情符號圖案卡,暗示自我年齡認同的威脅,隨機顯示予參與者看。而每種產品都有兩個選擇,一款環保,另一款較不環保。實驗發現,受到性別認同威脅的參與者,比起受到年齡認同威脅者,選擇環保產品的可能性較低(41.9%;49.6%)。可能的解釋之一,是男性在購物時避免選擇購買更環保的產品,以維護個人的性別認同。[19]

另一份來自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研究則表示,整體而言,人們傾向視支持環保為「女性化」的舉動,無論作出甚麼環保行為,均被視為具女性特質多於男性特質。而此刻板印象會進一步影響人們對他人性取向的看法,若有男性和女性作出被視為與其性別認知不符的環保行為,例如男性使用可重用的購物袋,女性自行修補窗框縫隙,人們很可能懷疑其性取向。[20]

該校心理學教授Janet K. Swim解釋,人們為免被其他人視為異類,便會避免作出某些行為,確保自己符合典型性別形象。例如,如果有男士認為被視為異性戀很重要,那麼為了符合他人看待自身的性別印象,他們可能就會優先做出符合主流性別印象的環保行為。[21]換個說法,就是男性為了維護個人性別及性向認同,不被別人誤會為「娘娘腔」以至同性戀,而避免作出一些被視為「女性化」的環保行為。

因應性別營銷 vs 性別中立營銷

上述《消費者研究期刊》研究又發現,若男性的陽剛氣質得到肯定,減少他維護性別認同的需要,將使男性較偏好環保產品。為了鼓勵男性身體力行保護環境,研究建議,品牌或政策制訂者在向男性推廣環保產品和環保行動時,制訂性別營銷策略,建立男性化品牌,認為這有助將在主流刻板印象中屬女性化的產品,重新建立另一印象。就像無糖汽水傳統上被認為是更女性化的產品,但汽水品牌透過推出專為男性而設的新產品,打入男性市場。[22]

不過,身體力行實行環保,本來就是每個人的事,無分性別。上述建議,令人不禁反問會否更鞏固性別定型,令到男性或女性只選擇從事特定環保行動,而非全面響應環保生活?

一些支持環保的企業,就選擇採用性別中立(gender-neutral)的推廣手法。所謂的性別中立,就是對性別和男女平等沒有正面或負面影響的政策、方案或情況。[23]戶外服裝品牌Pantagonia標榜以可持續發展,作為其經營理念和營銷策略的核心原則,表明不同意制訂性別營銷策略,建立男性化品牌來推銷環保。該公司又表示,在宣揚其環保和社會意識時,會採取性別中立的手法,無分性別地以整體消費者為「社會公民」的概念去推廣。[24]性別中立營銷有多大功效,尚待觀察,卻可能更迎合新一代消費者的特性,因為千禧世代和Z世代(80年代初至00年代中期出生)的消費者,不論男女更關注氣候變化,亦認為產品包裝應更重視保護環境。[25]

長遠而言,要縮小男女在實踐環保方面的差距,有環保人士認為始終要改善性別刻板印象:「如果要創造一個更可持續的世界,我們需要創造一個更加平等的世界」。[26]有學者則認為,人們首先要縮小兩性在家務分工的差距,例如該由誰買菜、洗衣服和打掃,同時要擺脫「可持續發展產品該有模樣」的既定想法。[27]

不同的環保行為,社會可以見到男女落實情況有別,例如更多女性會執行垃圾分類回收,男性較少購買不必要的物品造成浪費。但其實保護環境人人有責,要令大眾不分男女,共同身體力行支持環保,社會各界包括政府和企業,亦應努力改善性別不平等,喚起公民保護環境的意識。

1 「性別主流化」。取自平等機會委員會網站:https://www.eoc.org.hk/eoc/upload/2017751032521671428.pdf,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7月4日,第8至10頁。
2 “Gender Stereotypes in early childhood: A literature review,” Fawcett, https://www.fawcettsociety.org.uk/gender-stereotypes-in-early-childhood-a-literature-review, last modified March 7, 2019.
3 「打破性別定型 讓孩子自由成長」。取自香港經濟日報網站:https://paper.hket.com/article/2492216/,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1月7日。
4 「氣候變化與健康」。取自衞生署衞生防護中心網站:https://www.chp.gov.hk/tc/healthtopics/content/460/4743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2月7日。
5 「『港人的環保減碳行為與健康』研究結果發佈」。取自香港中文大學傳訊及公共關係處網站:https://www.cpr.cuhk.edu.hk/tc/press_detail.php?id=2255&t=港人的環保減碳行為與健康-研究結果發佈,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4月26日。
6 「港人具健康協同效益的環保減碳行為」。取自香港中文大學傳訊及公共關係處網站:https://www.cpr.cuhk.edu.hk/resources/press/pdf/572b1eb3417f9.pdf,查詢日期2020年2月18日。
7 “The eco gender gap: 71% of women try to live more ethically, compared to 59% of men,” Mintel, https://www.mintel.com/press-centre/social-and-lifestyle/the-eco-gender-gap-71-of-women-try-to-live-more-ethically-compared-to-59-of-men, last modified July 27, 2018.
8 Elle Hunt, ”The eco gender gap: why is saving the planet seen as women’s work?,” The Guardian, February 6,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20/feb/06/eco-gender-gap-why-saving-planet-seen-womens-work.
9 「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公佈『香港環保生活習慣』問卷調查結果」。取自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網站:http://www.jcihk.org/uploadfile/BTCW%20Press%20release_Final.pdf,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19日。
10 “About Us,” Leonardo DiCaprio Foundation, https://www.leonardodicaprio.org/about/, accessed March 10, 2020.
11 「【環保超人】唐文龍沙灘執垃圾曾被嘲傻仔 與十億富家女緋聞告吹繼續單身」。取自晴報網站:https://skypost.ulifestyle.com.hk/article/2542931/,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15日。
12 同8。
13 同7。
14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如何理解婦女在家庭、職場及社會的地位』調查結果」。取自婦女事務委員會網站:https://www.women.gov.hk/download/research/WoC-Survey-Finding-FAMILY_C.pdf,查詢日期2020年3月10日,第3頁。
15 「主題性住戶統計調查 第56號報告書」,政府統計處,2015年7月,第108頁。
16 Christobel Hastings, “Climate change: “Why are women taking on the burden of saving the planet?,” Stylist, https://www.stylist.co.uk/long-reads/climate-change-feminist-issue-burden-on-women-save-planet/287474accessed February 20, 2020.
17 同9。
18 Aaron R. Brough et al., “Is Eco-Friendly Unmanly? The Green-Feminine Stereotype and Its Effect on Sustainable Consumption,”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43 (2016), pp. 570 & 571.
19 同18,第573頁。
20 Katie Bohn, “How we care for the environment may have social consequences,” 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https://news.psu.edu/story/581956/2019/08/01/research/how-we-care-environment-may-have-social-consequences, last modified August 1, 2019.
21 同20。
22 同18,第576及580頁。
23 “gender-neutral,” European Institute for Gender Equality, https://eige.europa.eu/thesaurus/terms/1190, accessed March 10, 2020.
24 Sarah L. Stewart, “What Brands Can Learn from Patagonia's Gender-Neutral Marketing,” Outside, https://www.outsideonline.com/2122311/what-brands-can-learn-patagonias-gender-neutral-marketing, last modified October 10, 2016.
25 同8。
26 同16。
27 同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