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20-03-30 | 《星島日報》

太空愛漫遊 衝出宇宙的法律思辨



新型冠狀病毒全球肆虐,多國政府被迫封關抗疫。本來有意在短期內外遊的人,除了飛往太空,恐怕已沒太多選擇。雖然現時疫症正威脅無數人的健康及環球經濟,令人難有心情旅遊,但飛往太空之說卻非空談。航天科技進步,早已令太空旅行變得可能[1],各國巨賈亦相繼投入發展太空事業[2],美國更已成立太空軍團[3],人類在太空的活動,相信會愈見頻繁及多元。

問題是,在領空不知誰屬的太空活動,該以甚麼法例維持秩序,保障各人權益?事實上,地球人在太空的法律問題已存在多年。去年,一名美國女太空人便被指在國際太空站執行任務的半年期間,非法登入已分居配偶的銀行帳戶,成為全球首宗發生在太空的罪案。[4]現時國際太空站由美國、歐洲、俄羅斯、加拿大及日本的官方太空機構共同營運,根據五方於1998年簽定的協議,任何一方在太空站的國民均受其國家法律規管,即該名美國女太空人將會按美國法律審判。若然罪行涉及另一國,受影響國家可與疑犯所屬國家協商,對疑犯行使刑事司法管轄權,及進行引渡。[5]

超級富豪大舉進軍航天業務

上述案件的處理方法早已有法可依,不過,染指浩瀚無邊宇宙的又豈止上述五方?現今愈來愈多國家有其航天計劃,一些富可敵國的商人也有能力進行太空活動。全球首富、亞馬遜創辦人Jeff Bezos近年積極發展太空業務,不但製作火箭,更有太空殖民的願景。去年5月他展示了旗下公司Blue Origin的月球登陸器和火箭引擎,未來希望運送人類及貨物到月球。[6]他認為,未來人類將會在宇宙不斷開拓,創立數以千計的太空企業,而他們這一代人的工作,就是為下一代建立發展太空所需的基礎建設。[7]

Bezos計劃將Blue Origin的月球登陸器發送到月球南極,預料降落位置是一個充滿了冰、近乎持續有陽光照射的隕石坑,那些冰可化成人類賴以為生的水,然後用來製造火箭燃料,是人類開拓宇宙非常重要的資源。[8]Bezos的舉動,令人猜想他或有意開採月球上的資源,但他這樣做是否合法?開採者是否有權擁有該些資源?其他太空經濟活動及其帶來的潛在問題,當中的法律責任由誰負起?

法律問題一:太空資源擁有權誰屬?

根據目前國際和美國的太空法,私人企業開採太空資源符合美國法律,但有太空法專家質疑,這或與國際法相違背。美國在2015年通過《商業太空發射競爭法案》(Commercial Space Launch Competitiveness Act),容許美國公民擁有、出售及轉讓他們開採的太空非生物資源,包括水和礦物。[9]不過,美國喬治城大學法律學院兼職教授兼美國太空總署高級律師Steve Mirmina指出[10],美國的法案與國際《外層空間條約》有衝突。全球逾百個國家簽訂或締約了聯合國的《外層空間條約》,規定所有國家不得透過使用、佔據或其他方式,聲稱擁有太空主權,但出於和平目的,則可自由探索和使用太空。[11] Mirmina質疑,國家有責任將國際法案應用在其國民身上,當美國本身也不能佔有外太空,又怎能准許其國民佔有太空的資源呢?[12]

有國際律師建議,可以參考地球上兩套國際做法去規管太空採礦,一套是公海模式,即沒有國家擁有主權,任何人在公海開採資源如捕魚,均無須國際許可;另一套則是海底採礦,目前受一個名為「國際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的組織的嚴格批准及監管。[13]查看官方網頁,國際海底管理局是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設立的獨立國際組織,由167個國家和歐盟組成,負責組織及控制國際海底區域的所有採礦相關活動,在國際海底區域開展的勘探海底礦物活動,均要經該局批准。[14]

法律問題二:如何合理分配地球軌道?

另一個可預見的情況是未來發射上太空的物體數量將會大增。另一位超級富豪Tesla創辦人Elon Musk,為了建立一個極高速的信息傳輸網絡,正計劃於旗下的太空企業SpaceX計劃發射1.2萬顆人造衛星上太空。[15]截至今年3月中,該公司已有360顆人造衛星在太空運轉。[16]

現今使用的通訊衛星,大多處於距離地球3.6萬公里的靜止軌道,由於距離地球較遠,數據傳輸有約600毫秒的時延。SpaceX的計劃是發射衛星到距離地球500至1,200公里的低軌道,可大幅減低時延至數十毫秒。兩者的另一分別在於,位處靜止軌道的衛星,由於運轉速度和地球的自轉速度相同,故近乎固定在同一位置;在低軌道的衛星,則是以每秒8公里的速度快速環繞地球,運行期間只能短時間地連接地面上的接收器,需要大量低軌道衛星建立穩定互聯網網絡。[17]

衛星營運商需得到其國家通訊監管機構批准發射及軌道計劃,惟像SpaceX規模如此龐大的計劃,佔用大量軌道,某程度上損害了其他航天國家的利益,當今世上卻無可以處理這類爭議的跨國監管機構。研究太空法20多年的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法律學系主任趙雲[18],在接受智經訪問時表示,國際間,特別是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對地球軌道的分配和利用一直存在不少爭議,例如發達國家佔用了大量地球靜止軌道,部分國家更登記尚未發射、但又不計劃發射的衛星,務求佔用軌道資源,令如何合理地分配地球軌道,成為關鍵問題。[19]

法律問題三:如何處理太空殘骸?

此外,其實地球已被大大小小的太空殘骸重重包圍,在外太空已知有超過2.3萬件直徑大於十厘米的軌道碎片、約50萬塊直徑一至十厘米的小碎片,大於一毫米的微粒更超過一億顆。[20]如上文提及,未來發射上太空的物體數量相信會大升,預料太空垃圾亦會隨之大幅增加。去年3月印度完成反衛星導彈試驗,便產生至少400塊太空碎片,雖然當中大部分已在進入地球大氣層時燃燒殆盡,但美國空軍仍追蹤到50多塊碎片在太空飄浮。[21]

太空殘骸問題將會更加嚴峻。根據國際太空法,遺留在太空的物體屬於其發射國家。[22]聯合國和平利用外太空委員會在2007年通過《空間碎片減緩指南》,要求會員國或國際組織,通過國家機制盡力減少空間碎片,並提出減少方案。[23]惟指南不具約束力,至今聯合國亦未有頒布任何具約束力的文件,目前的討論焦點,主要落在賠償責任以及空間碎片的處理成本。[24]全球國家之中,美國、俄羅斯、中國、法國及歐盟均發布了軌道碎片減緩的指引,以盡力減少產生新的太空殘駭。[25]有太空政策專家提出,建立一個類似海上打撈的制度,使指定機構可在未經准許下回收殘骸,或加快得到准許回收殘骸。[26]

法律問題四:發生碰撞 責任誰負?

在太空愈來愈多衛星及太空垃圾的情況下,這些浮遊在外太空的物件有可能相撞。美國非牟利航天研發中心Aerospace Corporation的研究員發現[27],假如所有大規模發射衛星計劃全部實行,以當前的追蹤技術,每年將會發出6.7萬次碰撞警報,操作員或需每日操作衛星數百次預防碰撞。即使操作員只錯過一次正確的警報,也有可能做成災難性的後果。[28]

根據目前的太空法,發射者需為發射物體所造成的損毀負責,但發射者未必是該物體的擁有者,亦可能涉及官方航天機構及私人企業,令法律問題更為繁雜。另外,當兩個物件在太空中碰撞,要釐訂由哪一方負責任將會相當困難。[29]

以法律規管太空活動 各國欠共識

世界各國均意識到,在太空發展上不能再各自為政。聯合國外太空事務辦公室(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Outer Space Affairs,簡稱UNOOSA)前年與俄羅斯政府合辦首屆「太空法和政策會議」,有來自47個國家的太空機構、政府代表、學術研究人員等出席。[30]大會注意到愈來愈多的太空物體和活動創造新機遇,但也帶來和太空活動的安全和可持續發展的挑戰,各方需要合作,部分與會者甚至認為必須調整和加強國際監管框架。[31]

會議當中重點討論減緩和補救太空殘骸,以及探索、開發和利用太空資源所涉及的法律問題[32]。對於太空殘骸的問題,與會者就是否界定太空殘骸持不同意見,部分人認為應確定一個普遍接受的法律框架,亦有人認為應考慮以雙邊協定形式規管。[33]至於開採太空資源,與會者認為,抱商業目的開採太空資源,已經超出《外層空間條約》賦予國家可自由探索和利用太空的範圍。有與會者提出,國際社會需要適時制訂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文書,規範太空資源商業開採的條款和條件。[34]

惟趙雲教授表示,隨着航天國家的增多、各國利益的考量,達成國際條約愈來愈難,所以現在的重點已轉向軟法的制訂和實施,例如一些指導性文件及行為準則等。[35]如此看來,太空開發引伸的法律問題,要得出具法律約束力的國際規範,尚有很遠的路。不過法律只是道德義務與責任的一部分,如果人類探索太空不自律制約,即使法律條文寫得多詳細、多嚴厲,恐怕也徒勞無功。

開發太空看似離香港市民的生活很遠,其實以上的問題和大眾息息相關。趙雲教授指出,太空垃圾會危及地面人員的財產和人身安全,以及妨礙電子通訊;部分國家壟斷衛星軌道,則導致一些市民使用通訊產品或接受通訊服務時,要承擔高昂價格,阻礙相關領域創新新型通訊產品和服務的出現。[36]隨着太空活動愈見頻繁,多元的商業活動及其所帶來的潛在問題,對香港從事衛星業務的企業,以至市民的通訊可能有一定影響。不只有意到太空旅遊的市民,社會亦應持續留意國際規管太空活動的進展。

1 「日本富商前澤友作 公開徵求女性伴侶參加太空之旅」。取自BBC中文網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1119215,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15日。
2 「世界億萬富豪太空競賽忙」。取自大公報網站: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232111/2019/0511/286635.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5月11日。
3 「美國創建太空軍 應對中國俄羅斯競爭與威脅」。取自BBC中文網網站: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50878499,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2月21日。
4 Danielle Garrand, “NASA reportedly investigating first allegation of crime committed in space,” CBS News, August 25, 2019, https://www.cbsnews.com/news/anne-mcclain-summer-worden-nasa-reportedly-investigating-first-allegation-of-crime-committed-in-space/.
5 “Civil International Space Station Agreement Implementation Act,” Government of Canada Justice Laws Website, https://laws-lois.justice.gc.ca/eng/acts/C-31.3/FullText.html, last modified July 26, 2019.
6 Jackie Wattles, “Jeff Bezos wants Blue Origin to go to the moon. Here's why that's a big deal,” CNN, May 28, 2019, https://edition.cnn.com/2019/05/10/tech/jeff-bezos-blue-origin-blue-moon/index.html.
7 “Going to Space to Benefit Earth (Full Event Replay),”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Q98hGUe6FM, last modified May 9, 2019.
8 Nadia Drake, “Why the moon's south pole may be the hottest destination in space,” National Geographic, May 9, 2019,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science/2019/05/why-moons-south-pole-may-be-hottest-space-destination-blue-origins-shackleton-crater/.
9 Nadia Drake, “Why the moon's south pole may be the hottest destination in space,” National Geographic, May 9, 2019, https://www.nationalgeographic.com/science/2019/05/why-moons-south-pole-may-be-hottest-space-destination-blue-origins-shackleton-crater/; 〈《商業太空發射競爭法案》〉,《信報》,2019年2月11日,A14頁。
10 “Steven A. Mirmina,” Georgetown Law, https://www.law.georgetown.edu/faculty/steven-a-mirmina/,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11 “Treaty on Principles Governing the Activities of States in the Exploration and Use of Outer Space, including the Moon and Other Celestial Bodies”, 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Outer Space Affairs, http://www.unoosa.org/oosa/en/ourwork/spacelaw/treaties/introouterspacetreaty.html, accessed August 28, 2019.
12 同8。
13 “Star laws,” The Economist, July 20, 2019, pp. 47-48.
14 “About the 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 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 https://www.isa.org.jm/authority,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FAQS),” 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 https://www.isa.org.jm/frequently-asked-questions-faqs,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15 Greg Ritchie, “Why Low-Earth Orbit Satellites Are the New Space Race,” Bloomberg, August 9, 2019,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8-09/why-low-earth-orbit-satellites-are-the-new-space-race-quicktake.
16 Darrell Etherington, “Watch SpaceX launch 60 more Starlink satellites and attempt a Falcon 9 re-use record,” TechCrunch, https://techcrunch.com/2020/03/18/watch-spacex-launch-60-more-starlink-satellites-and-attempt-a-falcon-9-re-use-record/, last modified March 18, 2020.
17 同15。
18 柴婧,「港大學者研『太空法』 成亞洲先驅」。取自文匯報網站:http://paper.wenweipo.com/2019/04/08/HK1904080030.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8日。
19 根據港大法律學院法律學系主任趙雲教授於2020年2月21日回覆智經的電郵查詢。
20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 Astromaterials Research and Exploration Science Orbital Debris Program Office, https://orbitaldebris.jsc.nasa.gov/faq/#,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21 Loren Grush, “More than 50 pieces of debris remain in space after India destroyed its own satellite in March” The Verge, August 8, 2019, https://www.theverge.com/2019/8/8/20754816/india-asat-test-mission-shakti-space-debris-tracking-air-force.
22 同13。
23 黃明明,「太空垃圾防不勝防 “天宮”艙體裝特殊裝置 (4)」。取自人民網網站:http://scitech.people.com.cn/BIG5/16234140.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11月14日。
24 同19。
25 同20。
26 同13。
27 “About us,” Aerospace Corporation, https://aerospace.org/about, accessed August 29, 2019.
28 Mark Harris, “Why satellite mega-constellations are a threat to the future of space,” MIT Technology Review, March 29, 2019,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3239/why-satellite-mega-constellations-are-a-massive-threat-to-safety-in-space/.
29 同13。
30 「關於聯合國/俄羅斯聯邦空間法和政策會議的報告」,聯合國和平利用外層空間委員會,2019年1月,第1至2頁; ”First United Nations Conference on Space Law and Policy,” United Nations Office for Outer Space Affairs, http://www.unoosa.org/oosa/en/ourwork/spacelaw/first-united-nations-conference-on-space-law-and-policy.html, last modified March 11, 2019.
31 「關於聯合國/俄羅斯聯邦空間法和政策會議的報告」,聯合國和平利用外層空間委員會,2019年1月,第4頁。
32 同31,第3頁。
33 同31,第6頁。
34 同31,第6至7頁。
35 同19。
36 同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