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14-01-22 | 《經濟日報》

天空今天有點灰



去年歲末,一艘載有52名遊客及科學家的探險隊奔赴南極,打算搜尋全球暖化導致冰川融化的證據,怎料船隻深陷冰層,連中國派往營救的破冰船也一度受困。此時正值南極夏季,氣溫升高理應令冰層消融,但有指風向多變使鬆散的浮冰擋住船隻[1],大自然可謂幽了人類一默。

長期以來,人類活動釋放出的溫室氣體正逐漸導致極冰融化。[2]這些溫室氣體中,除大氣層中的水氣,主要包括工業生產、交通運輸或發電廠產生的二氧化碳、臭氧、一氧化氮等。

廢氣來源:工業、運輸、發電

在香港,由於工業生產息微,人類活動釋出的溫室氣體,主要來自交通運輸和發電廠。2010年本港溫室氣體排放量超過4,150萬公噸二氧化碳當量,最大排放源頭來自發電,佔66%,另外17.8%為交通運輸工具產生的溫室氣體。[3]

另外,據《2011年香港排放清單報告》,本地五類主要空氣污染物中,氮氧化物及一氧化碳的排放量最高,分別為11.4萬噸、6.85萬噸。當中氮氧化物主要來自水上運輸(33%)、道路運輸(29%)及公用發電(26%);一氧化碳的排放則源自道路運輸(67%)和水上運輸(18%)。[4]

過去多年,香港政府已針對工業生產、發電廠和交通運輸三大空氣污染物源頭,推出多項減廢措施,例如在1990年代禁止使用高硫燃料作工業用途,以及立法收緊發電廠在2017年後的排放上限。

在交通運輸方面,為減少來自柴油車輛的空氣污染物,政府2000年代起資助全港的士和公共小巴逐步由柴油驅動轉用石油氣驅動。目前差不多全港的士和66%的登記公共小巴已改用石油氣。[5]去年10月底,香港共有133,704輛已登記柴油商業車,當中約82,005輛屬歐盟四期以前。[6]立法會已通過新的空氣污染管制規例,於2016、2017、2018及2020年,漸次淘汰歐盟前期和一至三期的柴油商業車。[7]可以預期,出自柴油車輛的廢氣將會減少。

整體污染物減少 二氧化氮濃度上升

事實上,相較於1999年,繁忙地區路邊的主要空氣污染物濃度在2011年已下降不少:可吸入懸浮粒子、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的濃度依次減少了33%,56%和28%。[8]

不過,二氧化氮濃度卻在2008至2012年間增加上升了20%[9],引致路邊空氣污染指數達致「甚高」的日數有所增加。對比2012年首六個月與2006年全年空氣污染趨勢, 本地二氧化氮水平上升了3%,同時間珠三角地區則下降兩成[10],可見香港的二氧化氮污染物主要源自本地。

本地二氧化氮排放上升,可能跟安裝在汽車、可以減少污染物排放的催化還原器(Catalytic Convertors)老化有關。催化還原器需要定期更換,一般為18個月,否則會排放濃度極高的污染物。[11]美國加州空氣資源局(CARB)早於1975年已將催化還原器作為汽車排放控制計劃的一部份推出,而自1979年起,所有加州出售的車輛必須安裝催化還原器。[12]

在香港,包括二氧化氮在內的氮氧化物,有40%來自催化器老化的石油氣的士和石油氣公共小巴。[13]目前本港80%的石油氣的士和近半石油氣公共小巴的催化器已經損耗[14],政府將出資更換。大型巴士方面,專營巴士服務商表示只有柴油發動機才能驅動雙層巴士爬上陡峭的山坡,並為空調系統提供足夠能源,因此仍然使用柴油。[15]政府近年資助專營巴士加裝選擇性還原器,以及規定自今年2月起登記的柴油商業車須於15年內退役,相信能帶來一些改善。

至於另一個氮氧化物的重要源頭──水上運輸,行政長官梁振英在新發表的施政報告重申,會於短期內提交法例至立法會審議,將本地船舶使用油的含硫量上限,由0.5%降至0.05%。環境局亦會於今年內向立法會提交法案,規定遠洋輪船在香港泊岸後轉用低硫柴油。[16]

威脅健康

減廢政策不斷出台,可惜到現時為止,空氣污染仍然困擾港人,甚至到達一個威脅健康的地步。健康空氣行動估計,過去五年香港每年有逾3,000人因空氣污染提早死亡。[17]港大公共衛生學院2008年推出的「達理指數」也顯示,2012年空氣污染導致3,096人提前死亡。[18]若以與空氣污染相關的疾病負擔(求診成本、交通費用等)和生產力損失(因生病或提早死亡而缺席工作,所引致的生產力損失)推算,2012年造成的具體損失及無形損失分別為33億元及363億元。去年則為33億元及371億元。[19]

為向易受空氣污染影響人士(如兒童及長者)、戶外工作僱員,以及一般市民提供參考,環境保護署今年以「空氣質素健康指數」,取代沿用了18年的「空氣污染指數」。指數反映四種空氣污染物,即臭氧、二氧化氮、二氧化硫和粒子(可吸入懸浮粒子及微細懸浮粒子)的濃度。

與「空氣污染指數」相比,新指數加入量度對健康影響甚大,直徑只有2.5微米,俗稱PM2.5的微細懸浮粒子污染物;又參照世界衛生組織的空氣質素指引,收緊了空氣污染物濃度標準。結果新指數使用頭幾日,部份地區的指數爆燈,健康風險落入最差的「嚴重」級別(「10+」),其他監測站也錄得的健康指數也低於正常水平。

地區問題 地區解決?

空氣不似預期,有人會歸因於減排不力。再引伸的問題是,政府多年來已推出多項減排措施,繼續依賴政府推動本地減排,效果能否顯著?舉一個例子,2011年底生效的停車熄匙條例,實施兩年來,共3,070輛空轉引擎的車輛被執行計時程序,但只有86名違例司機被要求罰款,其餘則熄匙或駛離現場。[20]有人會認為以上例子反映了執法不力,致令法例成效不彰,但試想想,兩年來空轉引擎的車輛何止3,000,若要嚴厲執法,不止涉及大量人力,亦可能擾民,得不償失。

停車熄匙可以減少製造廢氣,以上舉子只想說明,在某些範疇,政府可以做的相當有限。政府也承認,停車熄匙條例的效果並不明顯,重申應從減少路面柴油商業車輛和珠三角區域的廢棄排放入手,改善整體空氣質素。[21] 這種說法帶出了以本地政策應付空氣污染的另一局限──對於香港,本地空氣質量的好壞在一定程度上依舊取決於珠三角地區的污染物排放。環境局副局長陸恭惠曾在訪問中表示,「即使香港明天可以停止一切活動,我們仍然無法達到世界衛生組織的標準,因為還有我們的鄰居在排放。」[22]地區問題不能地區解決,因為有問題的不只香港特區,還有她的鄰居。

「餵人民服霧」

香港的鄰居,是中國內地。中國現時的煤炭消耗量佔據全球一半以上,燃煤和汽車尾氣被認為是引起空氣污染的主因。[23]近年內地政府已削减了二氧化硫排放量,興建清潔能源工廠,並為煤炭設置一定限制。不過目前減排方法都只是在轉換燃燒方式,燃燒的額度並未減少。有內地媒體預言,今年燃燒和排放的總量一定會上升。燃燒多,排放多,霧霾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去年年初,內地的持續霧霾天氣便席捲十多個省市,影響約6億人口。

前中國衛生部部長陳竺最近發表的文章估算,中國每年因室外空氣污染導致的提前死亡人數在35萬至50萬之間。[24]另一份報告《2010年全球疾病負擔研究》指,2010年,因空氣污染,中國有120多萬人過早死亡。北京市衛生局稱,2002年每10萬名北京居民中肺癌發病人數為39.56,到了2011年,數字增至60.09。[25]

去年國家衛生部門提出以三至五年時間,在內地多個地區建立空氣污染(霧霾)健康影響監測網絡,了解空氣污染對健康的影響。部份省市也各自推出針對性措施,如北京市發佈空氣污染紅色預警時(即預測未來持續三天出現嚴重污染),機動車將實施單雙號限行。

跨地域合作

減排無期,可有折衷方案?上月,四川成都某間醫院開設內地首家「霧霾相關疾病門診」,專治空氣污染引起的各種疾病,剛開始一周接診100多人。一名內地記者以「過敏性鼻炎」為由暗訪求診,當問到有何處方,醫生揮筆開出妙藥:去三亞,「因為三亞空氣好,水好,去了就緩解」,更美其名曰「異地療法」。[26]

無奈的是,在空氣污染問題面前,無人能夠獨善其身,空氣污染並已非區域性問題,還會蔓延至其他地方。中國北方的霧霾可以傳至東部及南部,甚至影響鄰近日韓;處於北美下風向的歐洲,也要接收來自美國的空氣污染物。[27]去年印尼出林大火,煙霧席捲「花園城市」新加坡,令新加坡的空氣污染達近年最差水平。「霾」字甚至被獅城人評為年度漢字。

解決區域性煙霧問題,需要跨地域政府合作。區域空氣監控網絡一早流行於日本、歐洲等地。歐洲於上世紀70、80年代開始合作減輕跨界空氣污染,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中已有24個成員國家共同參與一項應對空氣污染的EMEP計劃,通過各國100個監測站測量及通報空氣污染物。

戰後的日本經濟發展迅速,但也為此付上了健康代價。上世紀60年代,位於工業核心帶的三重縣四日市曾因硫氧化物導致空氣污染,令當地及周邊居民出現哮喘等呼吸系統疾病。1962年日本政府於主要城市如東京、大阪以及其他工業區啟用空氣污染監測系統,並在6年後頒佈了《大氣污染防止法》(Air Pollution Control Act)。2004年全國已有1,487個監測站點監測硫氧化物,另分別有近2000個監測氮氧化物及懸浮粒子。數據顯示,1965至1984年二氧化硫濃度顯著下降八成。[28]

回到香港,政府與廣東省政府自2002年起合作改善區域空氣質素,並訂立2015年及2020年的減排目標。此外,兩地政府於2005年建立了粵港珠江三角洲區域空氣監控網絡,包括16個空氣質量自動監測子站,又發表年度報告公佈空氣質量。根據珠三角空氣監控網絡監測結果,2012年的區域空氣質量指數值為84.4%,屬於 I-II 級水平,符合國家空氣質量二級標準,且高於2006年的68.38%,反映空氣質量有所改善。

目前距離政府許下的2020年減排承諾尚有五年多,高污染柴油商業車屆時將被淘汰,巴士路線重組也有望減低路邊空氣污染,政府亦正檢討發電燃料組合比例,控制溫室氣體排放。香港能否撥開霧霾見青天,不僅要「修身齊家」,更需積極參與跨地域討論,分享減排經驗,一起找回清澈藍天。

 


1  Henry Fountain, “Still Stuck in a Climate Argument,” The New York Times, January 7, 2014. http://cn.tmagazine.com/living/20140107/t07ice/
2  John Turner, “Research ship trapped in Antarctic ice because of weather, not climate change,” The Guardian, January 3, 2014.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4/jan/03/antarctica-ice-trapped-academik-shokalskiy-climate-change
3 《按排放源劃分的香港溫室氣體排放量》,環境保護署,2013年4月15日。
4 《2011年香港排放清單報告》,環境保護署,2013年3月。
5  同上。
6 「立法會十六題:淘汰高污染柴油商業車」,政府新聞處,2013年12月4日。
7  同上。
8 《香港的環境——空氣》,環境保護署,2013年12月23日。
9  Keith Bradsher, “Hong Kong Finds Switch to Cleaner Fuels Has Flaws,” The New York Times, November 4, 2013.
10《2012年香港空氣質素年度檢討》,健康空氣行動,2013年1月。
11 同9。
12 Lynne Curry, “CALIFORNIA AIR RESOURCES BOARD - Improving Air Quality in a Growing Economy:Lessons for Hong Kong & the Pearl River Delta,” Civic Exchange, February 2012.
13《香港清新空氣藍圖》,環境局,2013年3月。
14 同4。
15 同9。
16《二零一四年施政報告》,2014年1月15日。
17“Talking points,”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January 10, 2014.
18 達理指數,http://hedleyindex.sph.hku.hk/html/tc/
19 同上。
20「立法會六題:《汽車引擎空轉(定額罰款)條例執法工作」,政府新聞處,2013年12月18日。
21 同上。
22「香港清潔能源計劃帶來意外污染」,紐約時報中文網,2013年11月4日,http://cn.nytimes.com/china/20131104/c04hongkong/zh-hant/
23「環保部:中東部大面積灰霾系燃煤尾氣污染所致」,《北京晨報》, 2013年12月5日。
24 Zhu Chen, Jin-Nan Wang, Guo-Xia Ma and Yan-Shen Zhang, “China tackles the health effects of air pollution,” The Lancet, Volume 382, Issue 9909, Pages 1959 - 1960, 14 December 2013.
25「2013:中國環境為何持續惡化」,FT中文網,2013年12月20日。
26「問診『霧霾門診』異地療法:去三亞」,《南方週末》,2014年1月9日。
27 Kate Galbraith, “Worries in the Path of China's Air,” The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26, 2014.
28 Hirokazu Fukushima, “Air pollution monitoring in East Asia – Japan’s role as an environmentally advanced Asian country,” Science & Technology Trends Quarterly Review, No. 18 (2006):58-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