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20-05-09 | 《經濟日報》

抗疫思長遠 加強培訓助「後五十」轉型



近大半年本港經濟轉差,大量打工仔飯碗不保,其中一眾中高齡人士,更令人擔心他們的生計。另一方面,縱使香港因當前逆境而減少勞動力需求,長遠卻仍然需要面對高齡化和生育率低的挑戰。

政府去年底預計,香港在2027年將欠缺約17萬勞動人口[1],過去亦曾表示需要鼓勵50歲或以上年長人士(下稱「後五十」)重投就業市場。[2] 因此,無論是為目前保就業或是為長遠計劃,協助「後五十」裝備,以配合勞動市場需求,都是香港的挑戰。

為了解本港潛在的勞動力,特別是一眾「後五十」,智經整理本港於 1998 至 2018年間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下稱「勞動參與率」)數據,並按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及婚姻狀況等人口特徵進行分析,冀助社會重新規劃就業策略。[3]

60至64歲人士較20年前更活躍於職場

從1998至2018年,本港整體勞動參與率微降一個百分點至59.2%,「後五十」勞動參與率卻不跌反升,由31.8%升至43.1%,升11.3個百分點。而「後五十」的勞動人口則錄得79.7 萬人增長,抵消15 至 49 歲勞動人口的約 27萬人負增長[4],成為本港人力主要增長來源。

「後五十」之中,愈年輕的在職場上愈活躍。2018年50至54歲的勞動參與率為78.3%,55至59歲、60至64歲和65歲及以上的依次為67.6%、47%和11.7%。惟若以勞動參與率變幅來分析,1998至2018年間各年齡群組就業抉擇的轉變,則以 60 至 64 歲人士,較以往更活躍於職場,勞動參與率升幅達17.1個百分點,為各年齡群組之冠,其次為55至59歲,升幅為 12.3 個百分點。[5]

「後五十」學歷愈高 愈有意投入職場

近年「後五十」的特點,是整體教育水平有所提升。比較2011 及 2016 年按教育程度劃分的勞動人口數據,「後五十」中擁有中學及專上教育學歷的勞動人口有明顯增長,由2011年的50.2萬及16.6萬人,增至2016年的68.0萬及27.1萬人,分別增加17.8萬及10.5萬人,相反具小學及以下學歷者則由2011年的30.3萬人減少1.1萬人,至2016年的29.2萬人。[6]

在2016年,本港小學及以下、中學及專上教育程度的整體勞動參與率,分別為27.6%、60.6%及75.5%,較2011年跌0.6至1.4個百分點。[7]然而,同期不同學歷的「後五十」參與率均逆勢上升。具專上教育學歷的「後五十」,其勞動參與率由2011年的57.7%,漲至2016年的61.4%,增幅為3.7個百分點;具中學學歷的,也由51.1%增加1.9個百分點至53%;小學及以下教育程度的,則只由24.8%升至24.9%,僅增加0.1個百分點[8],反映學歷愈高,投入職場的意向較以往愈為強烈,就業機會也愈多。

求職屢碰壁 部分長者疑受年齡歧視

年長人士勞動參與率上升,可歸因於一系列的因素,例如健康狀況改善和教育水平較以往的年長人士提升、職場文化對在職長者更加友善,以及長者對退休金或退休儲蓄不足的擔憂。[9]

惟無論是個人有意退而不休,還是為了維持生計,不是每名年長人士也能輕易地獲得一紙聘書,部分人求職時更是屢屢碰壁。去年67歲拾荒者黃姐在立法會公聽會上,向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哭訴長者難以找到工作,便引起全城熱議。黃姐的經歷正是「後五十」求職艱難的活生生例子。她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她曾是公立醫院病房服務員,後來因健康出現問題,於50歲提早退休。為了生計,她休息大半年便再找工作,但幾乎每次見工也沒有下文,之後唯有成為拾荒者。[10]即使立法會一役後,勞工處向黃姐介紹了七至八份工作,但她應徵後鮮有回音,或到場面試時被告知已有其他人獲聘。[11]

「後五十」不獲聘用有多種原因,部分是涉嫌受到年齡歧視,像黃姐向傳媒表示,曾與一名年輕女生一同在快餐店求職,但經理只向該女生提供申請表格。[12]部分人不獲聘,則與體力或健康狀況未能滿足工作需求有關。平等機會委員會2016年發布的職場年齡歧視研究中,有受訪物業管理僱主表示,管理員需要巡樓,年紀較大者若長時間巡樓,或會出現頭暈等健康問題,無法完成工作。[13]

經濟轉型 需求裝備新技能

「後五十」搵工難的另一個原因,涉及香港人力需求的轉變。隨着香港轉型為知識型高增值經濟體,加上科技和人工智能的應用,本港需要更多掌握新技術和具較高學歷的人才。[14]根據政府數據,本港對經理及行政人員、專業人員及輔助專業人員等白領的實際人力需求比例,由2012年的39.9%,增至2017年的42.8%;而同期對較高學歷(副學位、學士學位及研究院)的實際人力需求比例亦增加,由30.6%升至37%,料兩者未來將進一步上升。[15]

而近年以至未來十年,有數以十萬計戰後嬰兒潮出生、具初中至高中學歷的勞工退休。[16]這批「後五十」的技能,未必盡數追得上工作要求的轉變,例如仍未掌握辦公室工作所需的電腦應用知識。[17]上述平機會研究中,有曾聘用退休人士的僱主表示,獲聘者多數曾在該公司工作,或是具備所需技能的退休人士,缺乏所需技能的則通常不獲考慮。[18]

由此可見,要發揮「後五十」的職場潛力,幫助他們獲取切合市場需求的專業技能,至為重要。當局現正致力保就業,但長遠也應持續投放教育及培訓資源,同時增加在職培訓和持續進修的誘因,讓「後五十」有更多機會和動力裝備自己。[19]

德國推個人化就業輔導 聯手業界提供培訓

世界上不少已發展經濟體的政府,特別是人口高齡化嚴重的地方,均落實了一系列支持年長人士就業的政策。以2018年55至64歲年長人士的勞動參與率達73.6%的德國為例[20],其專為「後五十」而設的就業政策,便值得香港探討。

德國聯邦勞工及社會事務部於2005至2015年實行Perspective 50 Plus計劃,旨在支援低技能及長期失業的50歲及以上人士,為他們提供職場輔導、個人特徵分析、溝通及求職技巧培訓、工作培訓、實習和工資補貼。計劃與國內幾乎所有就業中心、企業、商會、工會、地方政府、培訓機構,以至社會服務機構等多個地區的持份者合作,設立了77個地區就業公約,組成地區網絡幫助長者求職,而地區夥伴可以按各地的就業需求調整計劃。[21]

就業中心的顧問會為求職者提供個人化的社會和職場特徵分析,以配對適合的工種,與傳統的就業計劃、採取較被動的諮詢方式不同,這個計劃其中一個成功關鍵,在於更為主動和以人為本,在求職過程提供個人化輔導,更着重求職者可以做甚麼和有甚麼資源可以使用,而非他不能做甚麼與有哪些缺陷。[22]

而與多方持份者,特別是企業和行業組織合作,協助長者發展技能及就業,是該計劃的另一成功因素。為了增加就業成功個案,就業中心的顧問會透過幫助僱主撰寫職位招聘簡介,了解僱主要求,以尋找最適合的失業人士。計劃又提供工資補貼,以鼓勵僱主聘用長者,補貼金額上限為薪水的一半,最多為期36個月,補貼期完結後,僱主必須持續聘用該名年長僱員,強制聘用期最長12個月。聘用期間僱主可持續得到就業中心的顧問建議,以助年長僱員融入工作。[23]

計劃又跟業界合作為失業者提供培訓,協助他們學習新技能和取得專業資格,例如有IT業組織利用此計劃,為失業的IT人才設置虛擬職場 FUTEX(Future Technologies for Development Expertise),讓他們從網上平台獲得訓練機構和專家顧問的支援,以助取得專業資格與就業機會。[24]

計劃於2005至2010年間有近46.7萬人參與,成功協助近13萬名高齡人士重返職場;2011至2015年期間亦每年幫助約20萬人。[25]惟計劃亦有為人詬病的地方,成功找到工作的高齡人士在群組中屬年紀偏輕,平均只有54歲,重新投入勞工市場的參與者,也僅有3%是60歲及以上。[26]

資助進修 提升「準五十」就業本錢

德國政府不但聚焦在「後五十」人士,亦為即將成為「後五十」的在職僱員早作準備,資助他們終身學習,避免年老失業。當地設有名為WeGebAU的計劃,主要服務對象為低技術勞工和45歲以上僱員,資助根據《職業培訓法》定義,未完成職業資格、未完成大學學位,或從事不需專業訓練非技術工種至少四年的低技術勞工,修讀認可課程,以取得專業資格。另外 45歲以上、受僱於少於250人企業的員工,亦可申請在工作場所以外,接受與一般人力市場技能相關的培訓。當局會視乎情況全額或部分資助進修費用,僱員其他費用如交通費,同樣有可能得到資助,而僱主因員工出外進修缺勤造成的薪金和社會保險成本損失,也可以報銷。[27]

港府為鼓勵長者重投勞工市場,亦推行了多項措施,部分與上述德國政策類似,例如中高齡就業計劃,僱主每聘用一名60歲或以上失業年長求職人士,便可獲取每月最高達4,000元的在職培訓津貼,為期6至12個月。[28]另外,去年僱員再培訓局(ERB)亦推出「後50.愛增值」活動,資助50歲或以上合資格人士,免費報讀一項ERB半日或晚間制「新技能提升計劃」課程或通用技能培訓課程,以提升競爭力,現時計劃經已結束。[29]

惟審計報告指出,在2014至2018年間,合資格參加中高齡就業計劃的個案雖然每年平均有2,660宗,但實際提交初步申請年均只有565宗,佔約兩成,數字偏低,而就業個案留任率亦有下跌趨勢。[30]觀乎政府網站所介紹,計劃對僱主的誘因只限金錢上的資助,但未有更多介入和支援,例如就業配對和聘用後幫助長者融入職場的就業支援。[31]以招聘過程為例,有意參加計劃的僱主先向勞工處刊登職位空缺,然後求職人士自行獲悉相關職位空缺資料後,視乎僱主選定的應徵方法,透過勞工處轉介或直接聯絡僱主應徵該職位[32],過程中勞工處只擔任資訊平台和聯絡的角色。

政府或可考慮參考德國,針對「後五十」人士提供更多非物質而且持續的支援。其實勞工處各就業中心均有提供就業諮詢服務,求職人士可以預約與就業主任會面,傾談他們的就業需要、改善求職技巧、索取就業市場和培訓課程的資訊,以及進行職業志向評估。[33]在中高齡就業計劃之中,就業主任可以在求職人士要求轉介時,主動介入提供求職建議,助「後五十」面試一擊即中。另外,社署亦有委託非政府機構,為健全綜援申領人提供個人化和針對性的就業支援服務,當中除了就業輔導、選配,及提供最新勞工市場和培訓課程資訊,還提供最少三個月的就業後支援服務。[34]政府應檢討這類就業跟進服務的成效和限制,考慮是否值得引進至針對中高齡的就業支援計劃。

新型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衝擊環球經濟,香港人既要保持健康,也要保住飯碗。包括「後五十」在內的打工仔,都需要適切的支援。而當經濟復甦,擁有豐富經驗的「後五十」,長遠也是本港未來不容忽視的職場生力軍。為了人盡其才,社會應盡力協助「後五十」保持競爭優勢,並因應各項阻礙他們投身職場的因素,作出改善,為香港經濟注入新動力。

1 《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9年12月,第ii及xii頁。
2 「善用人力資源 推動經濟發展」。取自政務司司長網誌網站:https://www.cso.gov.hk/chi/blog/blog20180415.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4月15日。
3 《生力軍何處尋:「後五十」彈起 香港人力策略再出發》,智經研究中心,2020年3月,第13至14頁。
4 同3,第21頁。
5 同3,第21至22頁。
6 同3,第32頁。
7 同3,第29至30頁。
8 同3,第32頁。
9 「長者就業情況:本港最新發展及海外政策比較」,政府經濟顧問辦公室,2019年8月,第3頁。
10 「港故:快餐店政府部門都唔肯請 拾荒黃姐日做18小時冀被尊重」。取自on.cc網站:https://hk.on.cc/hk/bkn/cnt/news/20190421/bkn-20190421120010846-0421_00822_001.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21日。
11 「六旬拾荒婦黃姐找勞工處助就業全無回音 團體指對長者支援不足」。取自明報網站:https://news.mingpao.com/ins/港聞/article/20190422/s00001/1555906919036/,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22日;鄧穎琳,「拾荒婦黃姐聽羅致光建議求助勞工處 獲安排見工但未面試已無空缺」。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18417/拾荒婦黃姐聽羅致光建議求助勞工處-獲安排見工但未面試已無空缺,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15日。
12 同10。
13 「職場年齡歧視的探索性研究」,平等機會委員會,2016年1月,第38頁。
14 《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5年4月,第vii頁;《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9年12月,第ix至x頁。。
15 《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5年4月,第vii至ix頁;《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9年12月,第ix至xi頁。。
16 《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5年4月,第23頁;《2027年人力資源推算報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2019年12月,第23至24頁。。
17 「推動耆壯人士就業」,香港青年協會青年創研庫,2018年6月,第27頁。
18 同13,第38頁。
19 同3,第49至50頁。
20 “Labour force participation rate,” OECD Data, https://data.oecd.org/emp/labour-force-participation-rate.htm, accessed March 19, 2020.
21 “Key Policies to Promote Longer Working Lives in Germany,” OECD, https://www.oecd.org/els/emp/Germany%20Key%20policies_Final.pdf, accessed March 19, 2020, p. 12.
22 “Germany - Perspective 50plus - Employment Pacts for Older People in the Region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social/PDFServlet?mode=mlpPractice&practiceId=27, accessed March 19, 2020; 「目錄」。取自臺灣就業通網站:https://www.taiwanjobs.gov.tw/upload/104/4e6bca83-34d6-4e3d-a668-ecba1587d121.pdf,查詢日期2020年3月19日,第68至69頁。
23 “Germany - Perspective 50plus - Employment Pacts for Older People in the Region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social/PDFServlet?mode=mlpPractice&practiceId=27, accessed March 19, 2020.
24 「延後退休可行性方案之研究」,中華民國勞動部,2015年10月,第95頁。
25 同24。
26 同21。
27 “Further training for low skilled and older employees in companies (WeGebAU),” European Centre for the Development of Vocational Training, https://www.cedefop.europa.eu/en/publications-and-resources/tools/financing-adult-learning-db/search/further-training-low-skilled-and-older-employees-companies, accessed March 20, 2019; “Germany - On-the-job training for low skilled and older workers,” European Commission, https://ec.europa.eu/social/PDFServlet?mode=mlpPractice&practiceId=18, accessed March 20, 2020.
28 同9,第11頁。
29 「『後50.愛增值』活動」。取自雇員再培訓局網站:https://www.erb.org/upgrading/chi/,查詢日期2020年4月21日。
30 周滿鏗,「羅致光叫黃婆婆找勞工處 審計報告揭『中高齡就業計劃』等搵工服務成效不彰」。取自眾新聞網站:https://www.hkcnews.com/article/19916/審計報告-勞工及福利局-長者就業-19937/羅致光叫黃婆婆找勞工處-審計報告揭「中高齡就業計劃」等搵工服務成效不彰,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18日。
31 「雇主常見問題(Q11)」。取自勞工處互動就業服務網站:https://www1.jobs.gov.hk/1/0/WebForm/information/tc/epem/employer/page3.aspx,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2月30日。
32 「中高齡就業計劃計劃介紹」。取自勞工處互動就業服務網站:https://www1.jobs.gov.hk/1/0/WebForm/information/tc/epem/page1.aspx,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4月7日。
33 「就業服務」。取自勞工處互動就業服務網站:https://www1.jobs.gov.hk/1/0/WebForm/information/tc/our_service/info_services4.aspx#,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3月31日。
34 「就業支援服務」,社會福利署,2020年4月,第1至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