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環境生態及能源 | 2020-06-09 | 《信報》

全球鬧砂荒 香港難獨善其身



提起海砂、河砂,看似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但有專家發出警示,由於人類用砂欠缺節制,甚至非法採砂作發展之用,不但破壞生態環境、危害開採地點附近的居民的生活以至生命,亦可能令地球面臨砂荒。[1]近日有傳媒揭發,本港機場三跑項目的主要填海工程,承建商因採購海砂困難,要求機場管理局額外支付168億元。[2]香港以至全世界,應如何應對砂荒危機?

活在城市的香港人,通常要跑到沙灘才會見到大量的砂,但事實上它在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其大致可分為兩類:一種是礦物砂(Mineral sand),當中包含金屬和礦物,通常自河岸和海岸開採;另一種稱為骨料(Aggregates),即是碎石、砂和礫石的混合,它們有多個來源,包括「於湖泊、河流、海灘或海床開採」、「將建築廢料進行分揀、粉碎和篩選而再造」,以及「以其他行業的廢棄物製造」。[3]

砂的用途甚廣,其中礦物砂主要用於工業生產陶瓷、顏料、塑膠和其他產品。[4]另外,大眾每日使用的手機、電腦晶片和屏幕玻璃,以及建築物和汽車的窗戶,均採用了一種名為硅砂的礦物砂作為原料。而骨料則幾乎見於香港的每座建築物,因為興建商場、辦公室大樓和住宅大廈使用的混凝土,以及興建道路使用的瀝青,基本上都是由砂礫粘接而成。[5]建築材料水泥亦應用大量的砂礫,建築業每使用一噸水泥,就需要六至十噸砂礫。[6]

全球人口膨脹兼城市化 砂礫需求量大增

隨着人口膨脹及城市化發展,全球城市人口在2018年已達到42億,較1950年代的7.51億多4.6倍,預計到2050年或之前,城市人口還會再上升25億,印度、中國和尼日利亞三個國家的增幅尤為明顯。[7]在此背景下,城市——尤其是發展中國家的——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大幅擴張,過程中需要興建大量建築物和道路,以至大舉填海造地,砂礫消耗數量極之龐大。[8]

以容量計算,砂礫是目前全球開採和交易量第二大的資源,僅次於水。[9]保守估計,全球每年從採石場、礦坑、河流、海岸線和海洋開採400至500億公噸的砂礫,其中建築業佔消耗量逾一半。砂礫的消耗量預計未來仍會持續增加,單以水泥產量推算,預計到2030年的全球產量將增至48.3億公噸,屆時光為了生產水泥,每年已經要使用近500億公噸的砂礫[10],相當於目前每年的總開採量。

沙漠雖然有看似無窮無盡的沙,但由於這類沙是受風侵蝕而形成,過於光滑和圓潤,無法粘接成穩固的混凝土。建築需要的是於湖泊、河流或海岸等地開採較粗糙、受水侵蝕而形成的砂礫,因此連沙漠國度阿聯酋,也要從澳洲進口建築砂礫。[11]而目前砂礫的開採速度,已經遠超其自然恢復的速度,預計到本世紀中葉,地球便會出現砂荒。[12]

開採破壞生態 危害居民生計性命

但在砂荒之前,人類先要面對開採砂礫帶來的災難。從河流和海岸等動態環境大舉開採砂礫的工作,會嚴重破壞開採地的生態,不但污染河流,還令含水土層減少,加劇乾旱發生及其嚴重程度。另外,挖掘河床、海床,會破壞魚類和鳥類等河流和海洋生物的棲息地,[13]水底的沉積物又會因攪動而在水中飄浮,使河水變得渾濁,導致魚類窒息,以及阻擋水中植物生長所需的陽光。[14]

這些自然生態的改變,同時威脅到附近居民的生計、生活,以至性命安全。挖掘河床造成魚群死亡和河水侵蝕農田,會影響附近漁民和農民的生計。[15]此外,過度開採砂礫會加劇河岸沖刷流失,令沿岸橋樑、河堤和建築物的地基外露,造成倒塌危機,危及居民的性命。[16]越南政府估計,由於湄公河三角洲的採砂作業導致河岸坍塌,近50萬名居民將需要撤離。[17]

由於砂的需求量有增無減,近20年來,其價格緩緩上升,由1980年每公噸大約6美元,升至2019年每公噸約10美元。[18]在個別需求極大的國家,價格上漲得更多,像是新加坡,每公噸進口砂的價格,便從1995至2001年的3美元(約23.2港元[19]),升至2003至2005年的190美元(約1,474.4港元[20][21],增幅達62倍。這門有利可圖的生意,亦衍生大量非法採砂和交易,在2006至2016年間,新加坡報稱從柬埔寨進口8,000萬公噸砂礫,但只有少於4%獲柬埔寨官方出口數據認證。[22]

利潤當前,吸引部分地區的黑幫加入爭奪砂子的開採生意,更不惜賄賂政府官員和警察,甚至取人性命。在印度,便據報有數以百計的記者、環保主義者、警察和政府官員,懷疑被非法採砂的黑幫所殺。其中2018年有記者因為報道警察受賄包庇非法採砂,被人駕駛卡車撞倒,更有地方警員在追捕非法採砂者期間被殺。[23]在墨西哥,一名多次譴責當地非法採砂活動的環保活躍份子,去年6月被人槍殺後,身旁更留有威脅其家人和其他活躍份子的訊息。[24]

 

 

本港建築用砂靠進口 砂價五年翻倍

香港的砂礫主要來自境外,較少機會受到非法和過量採砂帶來的禍害,但同樣會面對砂荒危機和砂價飛漲的問題。香港作為一個發達城市,建築工程項目一項接一項,因此需要從其他地區進口大量砂礫。其中建造業需要向內地進口為建造工程項目、水泥或混凝土製造用的河砂、商業零售用的河砂,以及重大工程項目所需的海砂。[25]

香港建造業使用內地天然砂數量,在2013年及2015年均接近千萬公噸,2014年更高達2,855萬公噸。惟之後內地限制天然海砂出口,從2015年8月起停止出口海砂到香港,在2016至2019年的四年間,建造業使用內地天然砂量回落至每年約100多萬公噸,直至去年9月因應機場三跑工程對填海填料的需求,內地才恢復少量對港供應海砂。[26]

填料供應不足,機場三跑的填海工程曾因而滯後18周,結果要從內地、菲律賓及馬來西亞分別增購砂粒。[27]根據傳媒2018年的報道,內地供香港機場三跑填海項目的海砂來自廣西欽州,但當地海砂供不應求,政府又嚴打非法開採,令海砂售價由每立方米50至60多元人民幣,急升至約110元人民幣。[28]近期亦有傳媒報道,機場三跑主要填海工程費用大幅超支,承建商半年前就海砂採購困難要求機管局額外支付168億元,當中包括機砂35億元、海外海砂及額外海洋公眾填料86億元。[29]而近年間,砂在香港的批發價亦大幅上升,最新2020年2月批發價為每公噸282元,比2015年2月的129元升119%。[30]

砂荒之禍,近乎無人倖免,香港以至全世界都應出一分力,杜絕採砂帶來的危害,以及應對未來的砂荒危機。

方向一:以其他物料取代天然砂

其中一個方向,是嘗試採用其他物料,取代天然砂製造建築材料。英國倫敦帝國學院研究人員便向沙漠着手,研發出一種由沙漠沙製成的可分解複合物,作為比混凝土更可持續發展的替代品,目前已證明可用於臨時建築項目。[31]

本港一直有利用其他物料包括建築廢料和廢玻璃容器,取代天然砂造成建築材料,例如生產環保地磚、玻璃瀝青,或用作建路、排水工程及填海的填料等,和直接循環再用以砂礫製成的混凝土和瀝青等物料。[32]

惟要進一步取代天然砂,仍要面對不少挑戰。首先是要做好廢料回收工作。以取代填海海砂為例,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議員姚松炎曾撰文指出,並非任何的建築廢料均可用作填海物料,政府對使用建築廢料作填海物料,亦有詳細的尺寸和物料規定,例如填料中不能含有會出現體積變化的物料、有機物、木材、有毒或易燃物料和金屬等。[33]因此,要減少使用天然砂,先要在地盤做好建築廢料源頭分類處理。

惟有業界人士表示,本港部分地盤在源頭分類和重用建築廢料的情況欠佳,主因承建商欠缺環保誘因,而部分地盤狹窄,也難以騰出空間進行分類。[34]至於廢玻璃容器,本港的回收率相當低,在2018年只有16.3%,其餘大部分均最終棄置於堆填區。[35]

以其他物料代替天然砂的另一挑戰,是其時間及金錢成本較高。在2015年,有本地水泥廠董事接受傳媒訪問時指,由於要僱用工人去收集、運送和過濾廢玻璃,令運用玻璃砂生產水泥的成本,較採用一般填料高十倍。[36]另外,作填海之用的建築廢料,沉降速度較海砂慢,若以之全面代替海砂,將延長工程時間表。[37]

過往本港可重用的拆建物料因供過於求,而要輸出到廣東省台山市處置。[38]但隨着近年推出機場三跑等大型填海工程項目,預計填料將變得供不應求。[39]政府有需要權衡輕重,考慮是否增加誘因,甚至強制建造業界做好源頭分類,更多採用建築廢料製造的建築材料,以及循環再用建材,例如考慮對工程加入重用建材的條款,使建築廢料得以物盡其用,同時減少對日趨昂貴的天然砂的依賴。

方向二:加強監管 遏制不負責任開採

另一方面,聯合國環境署去年發表一份關於砂的可持續發展的報告,建議各國因地制宜,制訂管理、規劃的開採準則和最佳實踐做法,以至透過立法和訂立政策,遏制不負責任和非法的開採。措施包括發放開採許可證或執照,以及要求開採時採取預防或保護措施,以減低挖掘帶來的破壞。[40]假如該國已有一套採礦業的法規、準則和最佳實踐做法,可以套用至採砂活動。[41]

像印度為了管理採砂活動及加強監測和執法,便先後在2016年及今年發表《可持續砂石管理指南》和《採砂執法和監測指南》。[42]前者提供可持續採砂的準則,例如詳盡勘測調查河流起源、水流、沉積狀況等因素,以確定適當的開採地點。[43]後者的指南則訂立出評估非法採砂活動的建議標準方案,推動以科技加強執法,如用夜視無人機監察晚間非法行動,同時建立買賣砂和河床物料的網上交易平台,以增加透明度。[44]

聯合國又認為,在透明和問責的基礎上,應促使採砂產業鏈的所有持份者,包括國際社會、政府、企業和公民社會,就可持續開採砂礫展開溝通,並參與制訂政策、法規和自發行動。[45]

另外,砂礫生產和消費的量度、監測和規劃工作,也有待加強。現時關於河流沉積物的學術研究,大多集中於如何影響水壩水流,很少關注商業開採砂礫活動的影響,並欠缺長期監測跨國流域砂泥的計劃,和仔細為砂源分類的貿易數據庫,故未能有效地追蹤採砂交易和活動的可持續性。[46]聯合國認為,全球需要就採砂、其影響和消耗,收集更確切的資訊和數據,以支持相關決策;又稱良好的量度和監測系統,將有助發現問題和改善管理。[47]

香港在這方面也可負上一定責任,例如與國際分享更詳盡的砂礫交易和用量數據,也有環保人士建議本港要求進口商出示海砂來源地的生態認證,以確保海砂符合環保要求。[48]

成語「恆河沙數」,是用來形容事物的數量,如恆河的沙般多得不可計算,但若人類不斷過度開採,終有一天都會耗盡河床和海底的砂資源。國際必須合作研發及使用替代品,減少依賴天然砂,並加強監管開採活動,刻不容緩。

1 “Sand and sustainability: Finding new solutions for environmental governance of global sand resources,” 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2019, p. 1.
2 羅霈潁,〈承建追索 三跑填海超支80億 原要求168億 稱或延期兩年 議員質疑機局縱容〉,《明報》,20120年5月18日,A01頁。
3 同1,第3頁。
4 同1,第3頁。
5 Vince Beiser, “Why the world is running out of sand,” BBC, November 18, 2019, https://www.bbc.com/future/article/20191108-why-the-world-is-running-out-of-sand.
6 同1,第4頁。
7 “68% of the world population projected to live in urban areas by 2050, says UN,” United Nations, https://www.un.org/development/desa/en/news/population/2018-revision-of-world-urbanization-prospects.html, last modified May 16, 2018.
8 同5。
9 同1,第3頁。
10 同1,第3至4頁。
11 同5。
12 Mette Bendixen, Jim Best, Chris Hackney and Lars Lønsmann Iversen, “Time is running out for sand,” Nature, July 2, 2019,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2042-4.
13 同1,第5至6頁。
14 同5。
15 同1,第6頁。
16 同5。
17 同12。
18 同12。
19 按1998年6月30日的匯率,即1美元等於7.72港元計算。
20 按2004年6月30日的匯率,即1美元等於7.76港元計算。
21 同1,第8頁。
22 同12。
23 Aurora Bosotti, “World is running out of SAND and it’s creating deadly SAND MAFIA – ‘Completely depleted!’,” Express, https://www.express.co.uk/news/world/1123136/sand-shortages-sand-mafia-india-news-Vietnam-sand-Mafia-crime-illegal-construction, last modified May 6, 2019
24 “Environmental activist who fought illegal mining murdered in Chiapas,” Mexico News Daily, https://mexiconewsdaily.com/news/activist-who-fought-illegal-mining-murdered/, last modified June 11, 2019.
25 「《沙粒條例》(第147章)在香港運走、進口及搬運沙粒須有《搬運沙粒許可證》的要求」。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letter%20_Sand_Ordinance_Cap_147_2020.pdf,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13日。
26「三跑填海擬向廣西購海砂 市價達165億元勢超支 料明日大嶼須買砂近500億元」。取自傳真社網站:https://www.factwire.org/investigation/三跑填海擬向廣西購海砂-市價達165億元勢超支-料明/,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2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13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3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14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4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15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5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16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6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17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7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18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8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19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19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香港建造業用內地天然沙數量(公噸)  (2020年)」取自土木工程處網站:https://www.cedd.gov.hk/filemanager/tc/content_644/2020_imported_sand_usage.xlsx,查詢日期2020年5月6日。
27 梁煥敏,「機管局認三跑填料供應滯後18星期 已向菲律賓及馬來西亞購海砂」。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21639/機管局認三跑填料供應滯後18星期-已向菲律賓及馬來西亞購海砂,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25日。
28 「三跑填海擬向廣西購海砂 市價達165億元勢超支 料明日大嶼須買砂近500億元」。取自傳真社網站:https://www.factwire.org/investigation/三跑填海擬向廣西購海砂-市價達165億元勢超支-料明/,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0月22日。
29 同2。
30 「特選建築材料平均批發價格2015年2月」。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0600052015MM02B0100.pdf,查詢日期2020年5月19日;「特選建築材料平均批發價格2020年2月」。取自政府統計處網站:https://www.statistics.gov.hk/pub/B10600052020MM02B0100.pdf,查詢日期2020年5月19日。
31 “New material made from desert sand could offer low-carbon alternative to concrete,” dezeen, https://www.dezeen.com/2018/03/24/desert-sand-could-offer-low-carbon-concrete-alternative/, last modified March 24, 2019.
32 「立法會九題:廢玻璃回收及再造」。取自政府新聞網站: 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1/08/P2020010800459.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8日;「建造業可循環再用的物料」。取自環境保護署網站:https://www.epd.gov.hk/epd/misc/cdm/b5_products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7月30日;「建築廢物前言」。取自環境保護署網站:https://www.epd.gov.hk/epd/misc/cdm/b5_introduction.htm,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9月30日。
33 姚松炎,「唔係所有建築廢料都可以填海」。取自獨立媒體網站: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62930,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16日。
34 李卓穎、楊詩彤,〈港建築填料短缺 跨區共享求助深穗 供應量有限 乏環保誘因篩選〉,《星島日報》,2019年4月10日,A16頁。
35 「立法會九題:廢玻璃回收及再造」。取自政府新聞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2001/08/P2020010800459.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8日。
36 王珈莉,「廢棄玻璃再生 製環保磚水坭」。取自香港商報網站:https://www.hkcd.com/content/2015-04/16/content_92364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15年4月16日。
37 勞敏儀,「學者促成立大灣區廢料貿易組織  共享建築廢料取代購買天然砂」。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311444/,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3月28日。
38 「​立法會三題:建築廢物處理及公眾填料管理」。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805/09/P2018050900403.htm,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9日。
39 同34。
40 同1,第21至22頁。
41 同1,第17頁。
42 Esha Roy, “Govt releases guidelines to monitor, check illegal sand mining,” The Indian Express,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india/govt-releases-guidelines-to-monitor-check-illegal-sand-mining-6240249/, last modified January 29, 2020.
43 “Sustainable Sand Mining Management Guidelines 2016,”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Forest and Climate Change, 2016, pp. 7, 21 and 22.
44 Esha Roy, “Govt releases guidelines to monitor, check illegal sand mining,” The Indian Express, https://indianexpress.com/article/india/govt-releases-guidelines-to-monitor-check-illegal-sand-mining-6240249/, last modified January 29, 2020; “Enforcement and Monitoring Guidelines for Sand Mining,”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Forest and Climate Change, January 2020, pp. 50-54.
45 同1,第24至27頁。
46 同12。
47 同1,第22至23頁。
48 「未來城市:海砂之所以『無限』 在於沒監管」。取自明報網站:https://ol.mingpao.com/ldy/cultureleisure/culture/20181111/1541875074585/未來城市-海砂之所以「無限」-在於沒監管,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