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析 | 社會流動及福祉 | 2020-06-29 | 《星島日報》

酷暑頻襲 戶外工作保障要改變?



全球暖化加劇,近年極端天氣愈來愈常見,有外國氣象組織更指,去年7月是全球自1880年有紀錄以來最炎熱的月份。[1]香港盛夏令不少市民感到高溫「殺到埋身」,不時躲在有冷氣的地方消暑。不過,對於長時間在戶外從事體力勞動工作的人而言,炎熱天氣不但避無可避,更會增加他們中暑的風險。[2]在酷暑漸成常態的香港,現有制度仍能否充份保障這批打工仔?

根據歐盟委員會轄下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C3S)的統計,2015至去年是全球有紀錄以來最炎熱的五年。[3]美國國家環境資訊中心(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NCEI)發表的報告則指出,以地球陸地及海洋表面的平均溫度計算,去年7月的溫度為攝氏(下同)16.73度[4],較20世紀的平均值高出0.95度,也是全球有紀錄以來最炎熱的月份。[5]

有氣象學家分析指,近年出現的熱浪溫度不僅較上世紀的上升約4度,出現的頻率也較上世紀高出至少十倍。[6]由此可見,全球夏季不僅平均氣溫屢次攀升,出現極度炎熱天氣的次數亦愈見頻密。

地球發燒香港難倖免 酷熱警告次數及持續時間增

在全球暖化的趨勢下,香港亦難以獨善其身。參考天文台網頁,當氣溫達到33度或以上,或暑熱指數接近或超過30[7],便會形容為「酷熱」,而酷熱天氣警告亦會生效,以呼籲市民提高警惕,預防中暑及曬傷。[8]翻查紀錄,天文台於2001至2005年的五年間,合共發出41次酷熱天氣警告;而近五年、即2015至2019年間則發出多達116次。至於有關警告持續多於48小時的次數,在上述兩個期間分別為7和32次,佔總次數17.1%及27.6%,可見市民於這兩個五年間,不論是遇上酷熱天氣的次數,或是要持續忍耐酷熱天氣的時間,均有顯著增加。[9]

 

 

天氣過度炎熱,不僅令人叫苦,更可能有損健康和性命。人們的體溫在酷熱環境中上升,身體機能便會透過增加排汗和呼吸次數,自動調節降溫,但當環境溫度過高,這些生理調節不能有效為身體降溫,便有機會出現中暑。[10]而中暑則大致分為四類,包括(一)熱暈厥,即高溫使皮膚表面血管擴張,導致供應大腦等器官的血液減少,引致暈厥;(二)熱痙攣,因勞動時大量出汗,消耗體內鹽份,引致肌肉抽搐和疼痛;(三)熱衰竭,當大量出汗及嚴重脫水,便可能影響心臟及血管功能,導致頭暈、噁心、神志不清、脈搏微弱等;(四)中暑高熱,即長時間處於酷熱環境中,令中樞神經系統負責控制體溫的功能失調,嚴重的會引致不醒人事。[11]

香港戶外工作保障足夠嗎?

在酷熱天氣下活動會增加中暑的風險,因此不少市民選擇減少戶外活動,甚或躲在家中、商場、圖書館等室內地方「嘆冷氣」。然而,對於長時間要在戶外從事體力勞動工作的人而言,例如地盤工人、清潔工人、甚或乎穿着吉祥物造型服裝的工作人員,與酷熱天氣「共處」,可謂避無可避。

現行規管職業安全及健康的法例主要包括《職業安全及健康條例》、《工廠及工業經營條例》及其附屬規例。[12]至於在酷熱天氣下工作方面,僱主有責任採取措施預防僱員中暑,例如提供足夠的清涼飲用水,以及安排僱員定時休息,以減少他們暴露在酷熱環境中。[13]視乎罪行的嚴重性,違規者最高可被罰款2,000至50萬元,以及判處監禁刑期最高3至12個月。[14]

此外,勞工處職業安全及健康部也有編制「酷熱環境下工作預防中暑」及「預防工作時中暑的風險評估」小冊子[15],提醒僱傭雙方採取適當措施,以預防在酷熱或潮濕的環境下工作而引致中暑。其中後者建議,僱主可委任一名熟悉工作地點及對熱壓力有基本職安健知識的人,利用處方設計的核對表進行中暑風險評估,並針對風險程度採取措施。舉例,如果工作地點中暑風險屬高度,施工前應為僱員提供足夠的清涼飲用水、提供較輕的工具以減少使用時消耗的氣力等。[16]

不過,綠色和平於2018年進行一項調查,以問卷和實地調查分別訪問96名及16名清潔工人,問卷受訪者中,有55%稱在酷熱天氣下工作曾出現中暑症狀,包括心跳加速、呼吸困難、暈眩、休克等;另有72%稱僱主未有提供預防中暑的特殊安排,例如安排避開酷熱時段工作、提供清涼飲用水和增加休息次數。[17]

除了身體不適或受傷,近年更不時有工人疑在炎熱天氣下工作,中暑死亡。去年6月,一名54歲工程公司職員在九龍城富寧街一個學校地盤,進行消防工程的拉線工序時身體不適,遂暫停工作休息,直至下班時突暈倒,送院後不治。[18]此外,2018年5月,一名39歲、患有心臟病的男工人在赤鱲角工地梯間昏迷,送院後不治,由於當日天氣炎熱,未知死者是否因高溫引發身體不適。[19]

如此看來,長時間在酷熱高溫的戶外環境工作,可謂「搵命搏」,而且勞資雙方也似乎未有做足工夫應對,因此當局有必要進一步加強宣傳和培訓,讓他們認識在酷熱環境工作的潛在危險,以及有關中暑的症狀和急救程序。[20]

其實,除了上述法例及指引,部分國家也有政策保障在酷熱天氣下戶外工作的僱員,當中有些方向或對本港有所啟示。

方向一:從預防入手 限制工作時數?

首先,雖然當局有編制指引,但當中沒有交代應停工的氣溫水平,而且指引不具法律約束力。在內地,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衞生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單位於2012年,就《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進行修訂,指明當最高氣溫達到40度以上,應停止當日的戶外露天工作;最高氣溫達到37度以上、40度以下時,安排員工在戶外露天工作時間全天累計不得超過六小時;最高氣溫達到攝氏35度以上、37度以下時,應當採取換班輪休等方式,縮短員工連續工作的時間,並且不得安排加班。[21]

透過立法訂立硬指標,驟看有助減低員工中暑的風險,但落實起來頗具挑戰。雖說天氣酷熱的次數似有上升趨勢,但要求僱主準確預計每年夏季有多少天達到某溫度,恐怕不易。在此情況下,僱主如何調動工人,使工作不會因此延後,相信也是一道難題。另一方面,站在勞方而言,清潔工人等工種的月入以時薪計算,如果工作期間有數小時遇上酷熱天氣而被迫暫停工作,他們的收入會否因此而減少,同樣需要注意。因此,當局思考有關政策方向時,應諮詢勞資雙方意見,並設法回應各方的憂慮。

方向二:把中暑納入工傷範圍?

從預防入手,減少工人在酷暑天氣下的工作時數,是降低中暑風險的第一步。不過,各人體質有異,即使做足預防工夫,亦難以確保所有長時間在戶外工時的員工不會中暑,因此某些地方會讓中暑工人索償,作為勞工保障之一。

以美國加州為例,當地政府於2013年修訂相關勞工條例,指明如有僱主讓員工在極度炎熱的戶外環境下工作,但未能採取有效的降溫措施保障員工,例如免費提供清涼的飲用水,有關員工有權提出個人或集體訴訟,向僱主索償。[22]

在香港,根據《僱員補償條例》,僱員因工及在僱用期間遭遇意外而致受傷,或患上指定的職業病,僱主有責任支付補償。[23]現時中暑並不屬於指定職業病[24];至於工傷,勞工處的數字顯示,登記的中暑工傷個案於2013至2017年間,每年約有14至31宗。[25]

 

 

然而,處方的數字未必完全反映事實的全部。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接受智經訪問時表示,現時如有僱員因天氣酷熱不適,也難以界定他們是否基於工作原因中暑,例如僱主有機會質疑僱員上班前已感到不適,因此僱員要證明自己中暑屬於「工傷」並不容易。他認為如能把中暑清晰地納入工傷範圍,僱員便不用大費周章舉證。[26]此外,清潔服務職工會組織幹事杜振豪過去接受傳媒訪問時亦質疑,《僱員補償條例》用字含糊,又指中暑引發的疾病,例如心臟病,現時也不算是工傷,更說即使醫生診斷工人在工作期間中暑,但部分外判公司也會質疑並非由工作引致,而是工人本身患有的疾病所致,未必能夠索償,因此要求政府明確將中暑納入工傷範圍。[27]

當然,打工仔也有責任了解自己的身體狀況。舉例,如有建築工人不愛喝水,或不知悉自己患有心臟病、高血壓等長期病患,屬於中暑高危人士[28],結果又在工作期間中暑,那僱員和僱主分別該負上多少責任,恐怕難以說清。如何平衡勞僱雙方的權益,需要深思。

方向三:應用新發明 別讓酷熱拖垮生產力

要員工冒險在酷熱天氣下外出工作,固然不理想,但正如前文提及,酷熱天氣的持續時間上升趨勢,人們與高溫「共處」似乎漸難避免。如何在熱暑橫行時,以健康身體完成戶外工作,相信是多個行業必須面對的問題。

勞工處及職業安全健康局於2013年推出「冷凍衣推廣先導計劃」,在建造業、戶外清潔和園藝工作、廚房工作和機場搬運等工種,為工人提供「冷凍背心」。背心的左右兩側內置小型風扇,背心內藏可拆下替換及重覆使用的冷凍包,流動全身的涼風幫助汗水蒸發,以減低工人中暑的風險。[29]

然而,有曾試用的建築業工友反映,背心的重量有改善空間,加上發揮效果的時間較短,而且冷凝膠冷凍後變硬,不方便工人靈活走動,有機會增加工人的安全風險等。由此可見,「冷凍背心」的原意雖好,但設計上仍要多下工夫,方能廣泛應用。[30]

除了香港,其他國家也有研發用於戶外工人身上的降溫工具。卡塔爾數年前開始趕工興建足球場館及其他基建,以迎接2022年在當地舉行的世界盃。為了讓工人要在酷熱天氣下安全工作,卡塔爾一名工程學教授發明了「涼浸浸」工人帽,利用太陽能風扇吹氣到帽頂的冷凍物質,繼而把涼風吹至用家的面前,好讓他們在炎熱的天氣下繼續工作。[31]

話說回來,全球暖化使人們愈來愈常面對極端天氣,當局應考慮從預防中暑入手,為需要長時間在戶外工作的僱員,提供更多保障,同時檢視資助購置合適降溫工具的可能性,多管齊下,減少酷熱天氣危及工人性命的機會。

1 “Global Climate Report - July 2019,” 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https://www.ncdc.noaa.gov/sotc/global/201907, accessed June 15, 2020.
2 〈炎熱天氣下預防中暑〉,《綠十字》26卷3期(2016年5至6月),第35頁。
3 “Copernicus: 2019 was the second warmest year and the last five years were the warmest on record,” Copernicus Climate Change Service, https://climate.copernicus.eu/copernicus-2019-was-second-warmest-year-and-last-five-years-were-warmest-record, last modified January 8, 2020.
4 溫度單位換轉,攝氏等於(華氏- 32) x 5/9。資料來源:「為什麼美國還在用『華氏』計算溫度?」。取自天下雜誌網站: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89032,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4月7日。
5 Melissa Fleming, “July 2019: Earth’s Warmest Month on Record,” The Weather Gamut, https://www.weathergamut.com/2019/08/19/july-2019-earths-warmest-month-on-record/, last modified August 19, 2019; “Global Climate Report - July 2019,” 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https://www.ncdc.noaa.gov/sotc/global/201907, accessed June 15, 2020.
6 “European heatwave sets new temperature records,” 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 https://public.wmo.int/en/media/news/european-heatwave-sets-new-temperature-records, last modified July 2, 2019.
7 「香港暑熱指數」綜合反映溫度、濕度、風速及太陽照射的影響。資料來源:「天文台加强『香港暑熱指數』資訊服務」。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s://www.hko.gov.hk/tc/whatsnew/f1_wn20170814.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11月28日。
8 「寒冷及酷熱天氣警告」。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s://www.hko.gov.hk/tc/wservice/warning/coldhot.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5月5日;「天氣術語」。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s://www.hko.gov.hk/tc/wxinfo/currwx/flw_description/flw.htm,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2月11日;「酷熱天氣警告幾時會發出?何謂暑熱指數?天文台解迷思」。取自明報OL網站:https://ol.mingpao.com/ldy/hotpick/20180525/1527233543704/,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25日。
9 「酷熱天氣警告」。取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s://www.hko.gov.hk/tc/wxinfo/climat/warndb/warndb13.shtml?opt=13&start_ym=200101&end_ym=202005&submit=%E6%90%9C%E5%B0%8B,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9日。
10 「夏日炎炎慎防中暑」。取自衞生防護中心網站:https://www.chp.gov.hk/tc/static/90064.html,最後更新日期2020年1月6日。
11 同2。
12 「提高職業安全及健康法例的罰則」,人力事務委員會,立法會CB(2)1797/17-18(03)號文件,2018年7月,第1頁。
13 「在酷熱天氣下工作的工地安全指引」,建造業議會,2013年4月,第8、10至13頁;「勞工處加強巡查地盤預防中暑措施」。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s://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107/26/P201107260187_print.htm,最後更新日期2011年7月26日。
14 同12,第1及2頁。
15 「酷熱環境下工作預防中暑」,勞工處,2020年3月;「預防工作時中暑的風險評估」,勞工處,2009年3月。
16 「預防工作時中暑的風險評估」,勞工處,2009年,第3、5至12頁。
17 「超過五成受訪清潔工人工作時曾出現中暑症狀」。取自綠色和平網站:https://www.greenpeace.org/hongkong/issues/climate/press/4506,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2日。
18 李大偉、黃偉民、鄧栢良,「【暑熱奪命】九龍城地盤工人疑中暑 冷氣房休息後暈倒送院亡」。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突發/346257,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6月29日。
19 鄧栢良、潘安奇、魯嘉裕,「正午逾30°C 赤鱲角地盤男工暈倒昏迷 送院搶救不治」。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突發/184127/,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5月2日。
20 同2,第36頁。
21「國家安全生產監督管理總局等部門關於印發防暑降溫措施管理辦法的通知」。取自北京法院法規檢索網站:http://fgcx.bjcourt.gov.cn:4601/law?fn=chl388s309.txt,查詢日期2020年5月28日。
22 “The Heat Is On: Is Your Company in Compliance with State Sun and Heat Worker Protections?,” Foley & Lardner LLP, https://www.foley.com/en/insights/publications/2018/07/the-heat-is-on-is-your-company-in-compliance-with, last modified July 30, 2018.
23 「勞工法例」。取自勞工處網站:https://www.labour.gov.hk/tc/legislat/content1.htm,最後更新日期2019年4月26日。
24 “Guide to Occupational Diseases Prescribed for Compensation Purposes,” Labour Department, February 2009, pp. 2-19.
25 「立法會六題:酷熱天氣—附件」。取自政府新聞公報網站:http://gia.info.gov.hk/general/201806/06/P2018060600712_285456_1_1528271438718.pdf,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6月6日。
26 智經於6月16日透過電話訪問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
27 顏寧,「【酷熱工作】工作中暑難定工傷 清潔工堅拒送院:1天病假無薪」。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社區專題/220753,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8月14日。
28 同10。
29 「『冷凍背心』助工人免中暑」。取自蘋果新聞網站: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30628/51514147,最後更新日期2013年6月28日。
30 彩雯,〈理大獲研資局資助90萬研發 納米冷凍衣減中暑風險〉,《大公報》,2014年5月12日,B12頁。
31 馬文煒,「卡塔爾趕工應付2022世界盃 設計『涼浸浸』工人帽防中暑」。取自香港01網站:https://www.hk01.com/即時國際/61276/,最後更新日期2016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