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研究 | 醫療衞生與健康 | 2019-04-17

香港私人基層醫療開支冠全球 多元融資助減醫療負擔



智經研究中心(智經)今日發表《增資源 拓渠道 強化香港基層醫療健康》小型研究,分析過去十年(2007/08至2016/17財政年度)香港基層醫療開支變化及部分影響因素,從善用財政資源的角度,為推進基層醫療發展提供數據基礎。

智經主席劉鳴煒先生說:「基層醫療是達致全民健康的關鍵。改善基層醫療服務能有效降低專科和住院護理服務的需求,善用醫療服務資源,提高醫療制度效率。智經希望是次剖析基層醫療開支的研究,有助檢視基層醫療服務的策略方向,長遠控制整體醫療需求及開支增長,促進市民健康。」

香港私人基層醫療開支佔比冠全球 [1]

研究發現,香港的基層醫療開支佔整體醫療開支的百分比,已經高於不少OECD成員國。以2016/17年度為例,香港的基層醫療年度開支佔比達27.5%,比韓國(27.1%)、英國(26.2%)及荷蘭(20.7%)等已發展國家還高。但是同一年度,香港的私人開支於基層醫療開支中的佔比更高達75.1%(309.8億港元),高踞全球榜首,遠超排名第二和第三位的匈牙利(55.5%)和瑞士(53.2%)[2],令人關注市民的醫療開支負擔。

約六成整體基層醫療開支由市民「自掏腰包」

過去十年,香港的公共和私人基層醫療年度開支比例約為1:3,即基層醫療費用(涵蓋中西醫和牙醫診所等)多數由私人負擔,包括由市民「自掏腰包」、由保險公司經私人和僱主購買的醫療計劃(下稱「保險計劃」)支付等。

以2016/17年度為例,香港整體基層醫療年度開支為412.4億港元,私人開支約佔七成半(75.1%)。在整體基層醫療開支佔比中,由市民「自掏腰包」的佔比最高,約為六成(57.8%),由保險計劃支付的醫療費用僅佔一成半左右(15.8%),由非牟利機構或企業支付的只佔1.4%。

人均GDP追不上私人基層醫療開支升幅

香港私人基層醫療開支由2007/08年度的167.3億港元增至2016/17年度的309.8億港元,升幅為85.1%。雖然公共基層醫療開支同期由48.6億港元增加逾倍至102.6億港元,錄得較高的升幅(110.9%),但仍未能扭轉大部分基層醫療開支由市民自行負擔的情況。

在這十年間,人均私人基層醫療開支由2,419港元上升至4,222港元,升幅達74.5%,高於人均本地生產總值(GDP)的升幅(41.4%),或會令需要使用私人基層醫療服務的市民感到吃力。

公帑支持非長遠計 多元融資紓減負擔

儘管香港公共基層醫療開支在過去十年上升,但以2016/17年度為例,其佔政府整體醫療開支的百分比仍然不足一成半(13.7%)。智經認為政府應大力增撥資源,有效規劃和持續推行以預防為主及地區為本的基層醫療健康服務。然而,單靠政府持續增撥資源,亦非長久之策。若要長遠控制整體醫療需求及開支的增長,或可透過多管齊下的服務模式和融資安排,鼓勵跨專業界別協作發展基層醫療,加強預防性護理。主要策略方向如下:

方向一:促公私協作減負擔

由於基層醫療健康服務大部分由私營界別提供,故加強公私營合作,可更善用雙方資源,為市民提供更多服務選擇。由政府資助的「普通科門診公私營協作計劃」、地區康健中心和長者醫療券計劃等服務,均有助加強社區基層醫療服務。智經認為值得深入探討相關服務範圍或對象等是否仍有擴闊空間,及如何平衡市民負擔和確保公共開支的可持續性。

方向二:鼓勵市民投保自保

醫療保險是整個醫療系統中的重要一環,有助分擔整體風險。可是,數據顯示市民的基層醫療服務開支中,以個人名義購買的私人醫療保險支付的比例仍然較低。智經認為由政府提供誘因,鼓勵市民購買私人醫療保險,以分攤醫療費用,是減輕市民基層醫療開支負擔的策略方向,藉此亦可更進一步發展本港雙軌並行的公私營醫療融資系統。

智經理事李國棟醫生說:「政府雖為葵青區地區康健中心預留逾1.5億港元,作營運費用及人手開支,但有關經費是否涵蓋基層醫療專業培訓仍是未知之數。當局應增撥資源加強社區培訓,提升基層醫療服務質素,才能有效加強預防性護理,促進全民健康。」

1 相比28個OECD成員國,包括匈牙利、瑞士、葡萄牙、西班牙、立陶宛、波蘭、韓國、愛沙尼亞、冰島、意大利、荷蘭、奧地利、斯洛文尼亞、芬蘭、愛爾蘭、加拿大、瑞典、捷克、法國、挪威、土耳其、墨西哥、英國、丹麥、德國、比利時、斯洛伐克和智利。
2 OECD成員國的數字以2016年計。




附表

報告全文
行政摘要
資訊圖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