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區域及經貿發展 | 2020-10-22

危中思變:香港旅遊業陷樽頸困局 重塑旅遊健康生態圈



多年來,旅遊業是香港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之一。然而,社會事件及新冠疫情接踵而至,撼動了香港絕大部分行業,旅遊業亦難以幸免,9月初步訪港旅客數字為 9,132人次。智經研究中心(智經)預計今年訪港旅客人次(357萬)及總消費(129億元)將會是20年以來最差,分別按年下跌94%及大減近1,900億元。即使來年稍有回升,亦難回復至疫情前的水平。

作為香港四大支柱產業之一,旅遊業對香港經濟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智經今日發表《未來之「旅」:回顧香港旅遊業20年的高山低谷》研究報告,透過檢視過去 20 年(2000至2019年)客觀歷史數據,從旅遊目的地生命週期角度,結合本港內外形勢,宏觀剖析訪港旅客的趨勢及轉變,就重塑本港旅遊業,提出具願景的策略建議,從而協助業界深耕產業發展,以維持香港長遠競爭力。

智經主席劉鳴煒表示:「近廿年來,香港旅遊業大致好景。目前的社會情況固然帶來衝擊,但我們更需要關注內在困難,當中包括客源市場單一化、旅遊景點同質化等問題。在疫情平復後,相信全球旅遊目的地的競爭將比以往激烈,我們必須把握這次疫情帶來的休歇期,革新現時的思維模式,推動改變。希望政府引領持份者,群策群力,以長遠目光全面為旅遊業重新定位。」

他續說:「往日盛景非唾手可得,我們必需危中思變,思考過去,立足現在,想像未來。旅遊業界不少前輩、精英、有心人、以至KOL,他們有理想和創意,定必可以帶動本港的活力,讓遊客真正認識香港,喜歡香港。此外,要掌握旅遊業發展的全貌,不能單憑經濟指標衡量,必需全面考量社會文化、生態環境等社會效益及影響。」

旅遊業陷入樽頸危機 基層飯碗受威脅

是次研究發現,過去20年全球和本地政經社會環境、旅遊模式、旅客消費趨勢急劇轉變,香港旅遊業的生命週期經歷了五個關鍵階段,包括崛起(2000-2009年)、成長(2010-2014年)、回落(2015-2016年)、重整(2017-2018年)及樽頸(2019-2020年),而目前處於樽頸位。入境旅遊經濟貢獻近千億,創22萬職位,惟受到經濟、社會事件及公共衞生危機的三重夾擊,為旅遊業界敲響警號,香港必須趁機找出應對之道,讓旅遊產業這個經濟支柱屹立不倒。

本研究的綜合分析及結果重點歸納如下(相關內容請參考附件一):

(一)2000至2009年訪客增長領先國際 惟近年後勁不繼

香港旅遊業在研究涵蓋的首10年(2000-2009年)訪客量平均每年增長9.5%,高於台灣、內地、泰國、南韓、日本和新加坡(年均增長率介乎2.6%至5.9%)。惟最近10年(2010-2019年)後勁不繼,訪客人次的年均增長率跌至5.0%,顯著低於部分鄰近亞洲地區。此外,香港旅遊業的全球競爭力更由2007年的第6位,反覆下滑至2019年的第14位,可見前景的隱憂。

(二)2000至2018年經濟貢獻近千億 創22萬職位保基層生計

2000至2018年間,入境旅遊業增加價值由213億元躍升至983億元,平均每年增長8.9%,高於GDP的年均升幅(4.3%)。旅遊業興旺,亦帶動相關行業的就業機會。在2018年,入境旅遊創造約22.5萬個職位,即每20名就業人口中,有超過一人從事相關行業。當中逾六成半(67%)在零售、住宿和餐飲行業從事較低技術工種(如服務銷售及文書工作)。然而,當有關行業從業員未能追上旅遊業的高科技發展,日後恐怕會面對就業壓力。政府及業界宜及早籌謀,提升該等行業從業員的競爭力,協助他們轉型或轉職。

(三)數據透視行業發展的四大矛盾

(1)主客失衡 配套人流待協調

矛盾之一,是主客失衡。2018年訪港旅客人次與本地人口的比例已達9:1,遠高於新加坡(3:1)、倫敦(2:1)、紐約(2:1)和東京(1:1)等國際旅遊都會。香港作為高密度城市,不能忽視旅客量持續增長對民生帶來的負面影響。

(2)客源狹窄 單一化有礙旅遊業發展

旅客多元性是反映旅遊業發展的重要指標。惟數據顯示,自2014年起,內地旅客佔整體旅客人次超過七成半;作為第二和第三大客源市場的「南亞及東南亞」及「日韓」,旅客量合計只佔整體約一成。旅遊業倚重內地客源,有其地理、文化及經濟原因。不過當情況持續,業界便容易養成慣性,變成「溫水煮蛙」;若業界跟不上外圍轉變及缺乏創新思維,旅遊業不單未能及時轉型吸引新客源,更可能流失原有客源,導致行業收縮。

(3)高消費不等於高增值 美歐訪客經濟貢獻勝掃貨客

當局視旅客高消費為金科玉律,但高消費不等於高增值。其中內地旅客消費較多用於購物,2019年購物開支佔其總消費約七成,但購買的本地製造產品不多,相關的零售收益,很多時會沿供應鏈流向外地,對本港經濟貢獻有限。相反,在2018年過夜旅客中,人均消費在11個客源市場中第三高的內地客(7,029元), 人均增加值排名卻倒數第四(2,071元),其人均旅遊增值率(即增加價值相對消費的比率)更是敬陪末座(29%),與美洲(48%)和歐洲(47%)等比例較高的客源市場相去甚遠。香港「購物天堂」的定位,值得檢視。

(4)旅客多未必推高就業 不應盲目催谷旅客量

旅客量增加,卻未能推高就業。是次研究發現旅客增加,不代表能創造更多職位。例如在2017和2018年,旅客人次和消費均上升,但相關行業的就業人數基本上維持不變,新設職位數量未見增長。在2018年,零售業創造的職位,佔所有與旅遊相關的職位44.5%,但較2014年流失逾萬個。可見旅客增加未必會創造相應的職位數目,相反,旅客減少卻令不少旅遊相關職位岌岌可危。

智經認為,香港旅遊業若不徹底思變,開啟新思維制訂長遠規劃,將被對手拋離,故提出兩大策略建議:

建議一:轉型再生,重謀定位 重塑「旅遊生態圈」

香港旅遊業當下面臨困境,政府應趁此時擔當主導角色,將重振旅遊業列為優先政策議程,協助業界度過難關的同時,以長遠目光全面規劃旅遊業發展及其定位,並採取前瞻和創新策略進行旅遊業的管理、推廣及研究。與此同時,智經建議當局聯同業界及早籌謀轉型,提升抗逆和應變能力,為香港旅遊業重塑健康和可持續的生態圈。

建議二:轉危為機再投資 合力注入新動力

此外,政府應在經濟、社會、文化、環境等多個與旅遊之間相互動之領域加強投資,提升訪港旅遊的吸引力、競爭力及抗逆力。政府必須牽頭促成跨界別合作,包括連結作為引領者的學術界進行具前瞻性的研究,確保課程緊貼市場需要;結合作為協作者的業界及相關私營機構,以更創新的思維開發和營銷旅遊產品,提升市場競爭力;以及鼓勵社區人士、區議員等社區持份者以參與者身份,鼓勵公眾參與和激發創意策略,營造社區再生。有關重塑「旅遊生態圈」的具體策略建議可參閱附件二

現時,全球各地致力「災後重建」,期望待疫情稍緩,重新吸引旅客。智經認為政府和業界必須重新審視旅遊業的發展藍圖,確保本港旅遊收益不會在激烈競爭中流失。智經將於本系列的下一份研究報告中,詳述香港旅遊業如何把握機遇,重建旅遊業,建立長遠及正面的社會影響。




附表

報告全文
研究摘要
數據重點及分析
新聞稿、附件一及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