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15-04-23

幼兒服務重質重量
父母安心重投職場



智經研究中心今日發表《支援家長育兒及就業:全方位發展幼兒服務》研究報告,審視本港現時由非政府機構透過政府資助的幼兒服務是否有不足之處,並集中探討本港為六歲以下、未入讀小學兒童提供的照顧服務。報告亦檢視其他國家及地區的幼兒服務政策可借鑑之處,就如何改善本地幼兒服務提出政策建議。

智經研究中心主席及是次研究召集人李國棟醫生一直關注香港社會勞動力逐漸萎縮的問題。他說﹕「2014年第4季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為51%,遠低於男性的69%。同時,全港有超過62萬名15歲及以上的女性家務料理者。若能將她們的勞動力從家庭釋放至就業市場,有助紓緩勞動力短缺的問題。」

李醫生續說﹕「若能提供足夠、妥善的幼兒服務,有助釋放家長的勞動力,並為日後勞動人口質素奠定良好基礎,維持香港長遠競爭力。」

是次研究提出,本港現時幼兒服務可從三大層面著手,以加強整體效益,包括供應量、資源投放及理念。社會不斷變遷,幼兒服務政策必須與時並進,才能回應家長的實際需要。

李醫生表示﹕「從理念定位、名額及服務涵蓋範圍、以至人手規劃來看,現時本港幼兒服務的規模未能全面支援家長,使不少家長在工作和家庭間疲於奔命。智經認為要完善幼兒支援服務,必須致力推動社會各界合作,期望政府在年度內進行顧問研究時,從多角度考慮幼兒照顧服務的長遠發展,共同制定適切的幼兒服務策略及多元化的服務,支援有需要的家庭。」

智經就「突破幼兒服務理念框架,平衡幼兒成長需要」,以及「制定全方位幼兒服務政策和措施,依據質量並重」的基本原則,在四大策略方向下提出12項建議,務求使政府在滿足服務使用者需要和資源合理分配間,取得平衡。

策略方向一﹕提供足夠的幼兒服務,有效釋放婦女勞動力

2011年全港兩歲以下幼童數目為101,659,而服務對象為兩歲以下幼童的幼兒中心(包括獨立幼兒中心及附設於幼稚園的幼兒中心)名額在過去五年沒有顯著增加,平均59名兩歲以下幼兒競爭一個幼兒中心的名額。幼兒服務名額供不應求的情況,在本港部分住戶收入較低的地區尤其嚴重。

根據智經的研究報告,幼兒服務名額競爭最激烈的五個地區分別是黃大仙及西貢(1 : 155)、大埔及北區(1 : 122)、觀塘(1 : 116)、屯門(1 : 109)及沙田(1 : 98)。黃大仙及西貢和觀塘均沒有為兩歲以下幼兒提供受資助獨立幼兒中心的名額,值得關注。

報告又指,幼兒中心模式的幼兒服務名額有限,未能滿足在職家長需要。智經認為政府現有的「鄰里支援幼兒照顧計劃」 (下稱「計劃」)可發揮填補縫隙作用,並建議政府深化「計劃」內容,包括﹕將保姆服務制度化,設立中央登記制度;吸納較年輕的長者及設誘因吸引合適人士入行,例如為社區保姆的「獎勵金」設立調整機制,並透過培訓或再培訓課程,支持保姆提升技能、質素及就業能力,另按保姆的資歷及經驗,將保姆分成「標準保姆」和「資深保姆」,並向「資深保姆」發放較高金額的「獎勵金」;以及將「資歷架構」擴展至保姆服務業,讓保姆不斷裝備自己,終身學習。

在增加幼兒服務供應方面,智經建議政府在現行對社企的支援框架下,鼓勵社企創辦者營運幼兒照顧服務,或開設保姆培訓課程,並善用跨界別資源,促進各範疇的專才合作。此外,增加託兒服務名額的阻力之一,是難以覓得適合用地興建幼兒中心。智經建議從政府管有的建築物、大廈及公共設施著手,預留空間或加建以提供幼兒服務,例如在公共交通交匯處附近或鐵路站內設立幼兒中心、於重建及新建的公營房屋,劃出合適用地作幼兒中心等。

在優化現有資源分配方面,智經認為,政府訂立各區服務名額時,應考慮該區幼兒人口數目、家庭住戶收入等因素,滿足各區幼兒服務的不同需求。具體建議包括﹕政府拓展「延長時間服務」,於非辦公時間開放社區中心,協調各區的有關政府部門和非政府機構,「以區為本」,將各機構負責的幼兒集中照顧;將新增「延長時間服務」名額,按各區需要分配,針對性解決問題(例如在深水埗和黃大仙及西貢);政府亦可考慮先在距離中心商業區較遠的地區,增設「長全日」幼稚園服務名額,並將其他服務模式的名額,轉撥至需求較大的地區。

策略方向二:改善幼兒服務水準,提升整體人口質素

與幼兒照顧服務工作者相比,從事幼兒教育工作的行業前景較佳,參與幼兒照顧服務工作對於持幼兒教育資歷人士吸引力相對較弱。智經建議重整幼兒服務人力規劃,建構清晰可達的晉升階梯,並增加階梯上的分層;同時增聘人手,改善人手比例。

另外,前線幼兒工作員在深度訪談中反映,不少家長輕視了自己在幼兒成長過程中的重要角色。智經建議當局及非政府團體等邀請專家分享幼兒照顧的技巧,提供心理支援,協助家長處理幼兒問題,提高家長照顧幼兒的能力。

策略方向三:擴闊幼兒照顧資助模式,支援更多有需要家庭

政府一直強調父母應盡量親自照顧幼兒,但家長若居家照顧幼兒便需要放棄工作機會及收入。為協助家長擺脫兩難局面,智經建議政府以試驗計劃形式,向合資格照顧零至兩歲以下幼兒的家長,發放照顧者補助金。申領補助金的家長須通過入息審查,標準可根據住戶人數按住戶每月收入中位數的75%而定。家長就每名子女可領取的建議補助金額為每月2,000元。

同時,智經建議政府向符合資格的家庭,發放面值12,000元的幼兒照顧服務券。符合資格的家長須育有兩至三歲以下幼兒,並通過入息審查及「社會需要」審核。服務券可用以支付任何幼兒服務,面值亦可分拆用於各種與幼兒照顧有關的服務。這種「錢跟人走」的資助模式不單可減輕基層家庭財政壓力,容許家長彈性選擇合適服務,更可將部分需求引導至私營市場,利於擴大幼兒服務行業及市場,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除了基層家庭,社會上仍有一班夾心階層,既無法受惠於公屋和各項福利政策,卻要負擔昂貴租金或供樓按揭。為紓緩邊緣中產家庭的生活壓力,智經建議政府為育有零至三歲以下幼兒的家長,增設上限為30,000元的幼兒服務開支稅項扣除項目。

另外,智經建議政府放寬「幼稚園及幼兒中心學費減免計劃」的入息審查要求,例如提高家庭收入上限,擴闊「調整後家庭收入」釐定的資助水平範圍,使更多家庭受惠。

策略方向四:改變傳統觀念,消除女性就業障礙

在「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觀念下,女性一般都肩負較多的家庭照顧責任。為增加女性就業動力,智經建議政府加強推廣性別平等教育,各界亦應避免宣揚性別定型的觀念,鼓勵男性分擔照顧責任。

智經亦建議擁有物業的企業,在其物業撥出空間以提供幼兒服務,便利僱員。在空間規劃以外,僱主亦可實施家庭友善措施,例如彈性上班時間,及容許僱員有需要時帶同子女上班,在支援幼兒之餘,可提升員工的歸屬感和忠誠度,達致雙贏局面。

智經研究中心副主席劉鳴煒總結說﹕「按智經研究報告的數據推算,若政府採納建議的新資助項目,估計每年涉及5.8至8.5 億元額外開支,每年惠及逾八萬五至接近十一萬名兒童。這是一個社會成本和代價的問題,政府把資源投放在兒童成長階段上,不只弱勢家庭及兒童有所得益,對社會未來發展也是一項投資,其貢獻和效益不容低估。長遠而言,妥善的幼兒服務,加強支援家庭的各項措施,有助提升香港的人口質素及競爭力,以及應對勞動力逐漸萎縮帶來的挑戰。」

 




附表

報告全文
報告撮要
簡報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