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6-12-29

智經《2017年施政報告》及《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建議



智經研究中心今日(2016年12月29日)向行政長官及署理財政司司長提交施政重點及建議,希望行政長官及署理財政司司長積極地考慮及納入《2017年施政報告》及《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內。

香港人口高齡化和勞動力將逐漸萎縮,為社會的財政負擔(例如長者退休保障的開支)以及經濟前景增添隱憂,加上香港的稅基狹窄、政府主要依賴土地有關的收入,對公共財政構成一定的壓力。去年的施政報告及財政預算案,政府公布一系列措施以應對未來人口高齡化所帶來的挑戰。然而,政策落實及評估成效需時,經濟環境又瞬息萬變,以現行措施的規模及範圍,恐怕未必能夠及時釋放到足夠及合適的人力資源,以配合整個大環境。

智經認為政府應以釋放本地勞動力、加強培育人才,以及鞏固企業的人力資本為今年施政重點之一,長遠地解決「人才荒」問題;同時優化及擴展現有計劃及其覆蓋範圍,包括推廣營造友善的職場環境,加快制訂具體策略的步伐。具體建議如下:

優化幼兒照顧服務 釋放家長及長者勞動力

背景

根據最低工資委員會的檢討報告,2014年第二季整體勞動人口數目較2011年同期上升4.6%,當中以女性和較年長僱員(50歲或以上人士)的增長較為明顯,同期分別累計上升7.4%及18.8%,而這些組別的勞動人口參與率亦明顯上升。事實上,除工資外,其他因素,例如適當的幼兒照顧安排、彈性僱傭措施的推行,均吸引和利便這些群組的人士投入職場。

2016-17年財政預算案提出撥款330萬元,資助及培訓祖父母學習照顧幼兒,並於2016年3月推出「為祖父母而設的幼兒照顧訓練課程試驗計劃」,教授長者照顧幼兒的最新知識和技巧、處理跨代相處問題、促進家庭內的互動溝通等。

這項試驗計劃共提供540個名額,入讀課程者沒有學歷要求及年齡限制,只需育有初生至6歲的孫兒,便可免費報讀。計劃推行不足一年,雖未有公布中期報告,審視計劃實際令多少父母投身職場或創造多少經濟價值,但這計劃所創造的社會價值,不容忽視。

建議

智經認為將祖父母訓練成為家中有質素而又可靠的幼兒照顧者,一方面提升幼兒父母投入勞動市場的動力,另一方面推動長者終身學習,創造豐盛晚年,可謂一舉兩得,值得支持。

照顧年幼孫兒需要一定的精神及體力,退休的年輕長者一般較為適合,但他們不一定已為人祖父母。若計劃只適用於祖父母,便會限制了條件合適的長者加入專業幼兒照顧行列。智經建議優化計劃,擴大目標至非祖父母輩,令更多長者有機會成為幼兒照顧生力軍,補足「社區保姆」服務及人手不足之處。

2015年,全港約有64萬名家務料理者。若能提供足夠、妥善的幼兒服務,將有助她們安心投入就業市場,紓緩勞動力短缺的問題,維持香港長遠競爭力。

彈性退休措施 延緩勞動力萎縮

背景

政府於2015年公布,所有於同年6月1日起新入職的文職公務員,其退休年齡延長五年至65歲,而紀律部隊則延至60歲;另就延長現職公務員服務年期制訂彈性措施,讓政府作為僱主能及早部署,應對人口高齡化所帶來的挑戰,同時能靈活地因應部門的不同運作和繼任需要配備人手。。

政府帶頭延長公務員的退休年齡及實施靈活的退休安排,為紓緩未來人口高齡化所帶來的挑戰,踏出了重要一步。現時,香港並沒有法定退休年齡,但各行各業應及早作出調整,應對勞動人口萎縮的問題。

雖然彈性退休對私營企業而言並非新事物,但企業營運必須計算成本效益,或會擔心實施新安排,變相增加營運成本及拖低生產力,因此甚少主動推行。

建議

智經建議政府鼓勵企業、非政府機構及大學推行更多彈性退休試驗計劃,讓企業在人力供求失衡之前,未雨綢繆,及早與有關持份者,包括和工會、僱主磋商。

智經於2009年發表的《彈性退休:更佳選擇》研究報告,曾訪問會計、教育、護理、保險及公共衞生等界別人士對彈性退休計劃的意見,並綜合三大結論:(一)持續就業應根據能力而定,年齡並不是唯一考慮;(二)退休年齡後的就業,應是僱主與僱員之間的磋商及協議;及(三)高級管理層成員年屆退休年齡應退下來,讓生力軍有晉升機會,但仍可以兼職顧問形式繼續工作。智經期望政府在推動企業實施彈性退休措施時,可以考慮到這三點。

彈性退休措施不但有助應對勞動人口萎縮的問題,更能讓長者繼續發揮所長,傳承寶貴的人生及工作經驗,以至紓緩個人和社會的財政壓力。除了多元的退休安排外,政府更應締造適當的條件(例如兼職、半職崗位),鼓勵長者就業,集中資源向有需要的長者提供援助,讓他們過着豐盛及愉快的晚年生活。

創造向上流動的機會 培育本地人才

背景

政府於2002年成立持續進修基金,鼓勵本地勞動人口裝備自己,以配合全球化和知識型的經濟發展,並為年輕人創造向上流動的機會。基金的總撥款額共62億元,每名申請人獲發放資助款額,上限為1萬元。

截至2016年10月底,獲批的持續進修基金申請已超過58萬宗,當中逾八成為18至39歲的青年,反映事業剛起步及累積一定工作經驗的年輕人更需要持續進修,以及肯定進修的重要性。

2016年第三季,香港的失業率維持於3.4%的水平,15至24歲青少年的失業率則為11.3%,比整體失業率高;當中年齡介乎15至19歲的失業人數有5,900人,20至24歲的失業人數有3.0萬人,總人數達3.6萬人。青少年失業率較整體失業率高乃全球性的普遍現象。雖然香港青少年的失業率低於歐美等先進經濟體,但本地經濟增長開始放緩,需密切留意。

智經於2014年發表有關青年向上流動的研究報告,結果顯示有高達41.6%的香港青年從事高薪職位較少的行業,如批發、零售、飲食及酒店業;而在2001至2011年間,中層經理級與專業僱員薪金指數的平均升幅更全被物價上升抵銷。換言之,過去十年的實質薪金,扣除通脹後,幾乎沒有增幅。工作缺乏回報、晉升前景不明朗,令年青一代失去向上流動的信心,若情況持續甚至惡化,將成為香港培育本地人才的絆腳石。

建議

持續進修基金實施十四年以來,資助額上限維持1萬元不變,並沒有按現時課程收費水平調整,削弱鼓勵進修的成效。智經認為社會要持續發展須靠青年努力,建議政府為持續進修基金加碼,提高每名申請人的最高資助額。

政府在促進青年向上流動和改善青少年失業率問題方面,責無旁貸。若政府及市民認同持續進修對個人發展有一定作用,政府更應該加大鼓勵持續進修的力度。

彈性僱傭措施 長遠地解決「人才荒」的問題

背景

政府自2006年開始分階段實施五天工作周,在維持公共服務的整體水平及效率,以及不增加納稅人負擔的情況下,提高員工的家庭生活質素,並在社會上推廣五天工作周的信息,鼓勵公營及私營機構跟隨。我們十分認同政府推動家庭友善措施的政策方向,然而,私人企業對落實有關措施的態度未見積極。

香港僱員普遍工時長、壓力大,而且大部分僱員沒有為自己建立健康的生活模式,例如恆常運動、均衡飲食、壓力管理、注重職業安全及健康。若然香港勞動人口的成就只有工作,卻失去健康、家庭、社會公益,長遠而言,定必削弱香港的競爭力。

建議

政府在公務員體系內實施家庭友善僱傭措施,包括五天工作周,至今未有公布具體評估成效的報告。若要鼓勵其他公營及私營機構跟隨,智經認為政府須先向不同機構及企業收集推行有關措施的數據,分析各措施對於改善人手穩定性及提升工作效率的成效,以實證作為向社會進一步推廣友善僱傭措施的基礎。

智經認為靈活提供友善僱傭措施,可讓僱員平衡工作與生活,並有助僱主挽留和吸引人才,鞏固企業的人力資本,從而提升生產力。有見及此,智經建議政府整合跨部門、跨界別的資源,宣傳及推廣全民重視健康以及工作和生活平衡的價值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