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研究 | 公共行政及法制 | 2017-09-13

智經《2017年施政報告》建議



智經研究中心今日(2017年9月13日)向行政長官提交施政重點及建議,希望行政長官積極地考慮及納入《2017年施政報告》內。

「抱有希望、感到幸福」是本屆政府的施政願景。不過,去年10月智經發表的《香港人,幸福嗎?智經幸福指數》研究報告,發現由2000至2015年,實質人均本地生產總值累計增加了56.9%,但智經幸福指數僅上升0.4%,反映經濟發展並未讓市民生活得更幸福。研究結果亦顯示,雖然本港經濟於2008年及2009年備受全球金融海嘯嚴重打擊,顯著影響收入及收入再分配和工作兩個與經濟環境較為密切的主題,但是受惠於新成立的食物安全中心、專上及持續教育機會增加;以及《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等,智經幸福指數不跌反升。這表明經濟發展固然影響市民福祉,利民的政策亦能夠突破困境、帶來希望。

儘管每個人對幸福的定義都不同,不過安居樂業、健康生活及實現理想等仍是不少港人的期望。過去兩年,智經就房屋、教育及工作與生活平衡等炙手可熱的議題,發表了數份研究報告,提出務實可行的建議,希望提升市民的幸福感和香港長遠競爭力。

智經認為施政應「以人為本」。若政府在教育、房屋、醫療、經濟及其他社會福利等範疇,提供適切的措施和支援,滿足不同群組,包括僱主和僱員的需要,並投放資源於促進社會和經濟發展,對吸引及挽留人力,以至提升社會整體的幸福感有極大作用。具體建議如下:

活化公營房屋政策 加快市民上車步伐

背景

房委會最新的數字顯示,截至2017年6月底,一般公屋申請者的平均輪候時間為4.7年,創歷史新高,與政府平均3年上樓的政策目標相距甚遠。

智經於2016年發表的智經幸福指數亦顯示,在眾多分類指數中,房屋分類指數對於智經幸福指數的負面影響最為顯著。與2000年相比,2015年房屋分類指數下跌了96.9%。

面對嚴峻的房屋問題,雖然政府近年積極從多方面着手,增加短、中、長期的土地及房屋供應,更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推動公眾討論,以凝聚社會共識,然而規劃及興建需時,短期內難以走出公屋供不應求的困局。

建議

智經建議政府善用現有公營房屋資源,照顧低收入人士的住屋需要,同時應提供誘因,鼓勵較有條件的公屋租戶「上車」,騰出公屋單位予輪候人士,確保寶貴資源用於最有迫切住屋需要的人身上。

智經於2017年發表的《審視香港公營房屋資源:用得其效 住得其所》研究報告,建議房委會將綠置居計劃整合至現有居屋計劃,並按綠表申請者的負擔能力打折,讓入息及資產較低的綠表申請者以較高的折扣率購買居屋,既協助市民上樓,亦將收回的公屋單位重新編配予輪候人士,加快公屋單位流轉。

智經建議政府容許未補地價居屋業主分期補地價,並按分期補地價時的樓價計算補地價金額。分期補地價的安排讓業主可以靈活決定補地價時間及金額,不僅對未補地價的業主有利,亦可讓房委會逐步收回資助房屋資源,作日後發展公營房屋之用,長遠促進已補地價單位在公開市場流轉。

房屋問題亦關乎土地供應及規劃,以至環境、交通、社區設施等配套。政府早前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檢視和評估各種土地供應選項,並推動公眾進行相關討論,是值得肯定的工作。智經建議政府應積極與持份者協商,平衡社會上不同群組的訴求,更妥善地照顧市民的住屋需要。

工作生活要平衡 彈性僱傭措施要執行

背景

香港大學於2012年的一項調查指出,彈性工時有助紓緩長工時所帶來的影響,但在2014年,當時香港教育學院的另一項調查卻發現,只有不足三成和五成的企業為僱員提供彈性工時和五天工作周,數據反映彈性僱傭措施和文化在香港並未普及。

智經的研究發現,在眾多群組當中,曾經結婚的在職女性和職場生力軍較難平衡工作與生活。其中前者的困難一定程度是因為香港照顧家人和料理家務的責任,主要由女性承擔。若無法同時兼顧工作及照顧者的責任,她們最後只能轉為兼職或退出勞動市場。另外,初入職場的年輕僱員處於拼博階段,若在工餘時間進修,較難在工作和進修中取得平衡,除影響身心健康,亦增加他們離職的機會。

身心健康對僱員的工作與生活平衡非常重要,惟保障僱員的職安健在本港尚未完全被勞資雙方所重視,特別是下肢勞損。部分行業如飲食、保安、護理和零售等從業員,勞損情況普遍嚴重,從業員飽受痛症和傷患困擾,若情況持續,僱員或需提早結束其職場生涯;長期勞損病患者的昂貴醫療開支,最終也可能轉嫁到政府或納稅人身上,加重社會成本,最後做成僱主、僱員、社會三輸局面。

建議

智經認為應在勞工及福利局下,成立專責小組,負責推動官商勞三方合作,制定彈性僱傭措施政策方向、推廣方針和評估機制、並為企業/機構提供諮詢服務,定期檢視彈性僱傭措施的普及程度和政策推廣的成效、提供資助,協助中小企以靈活創新的方式推行友善僱傭措施,減輕因勞動力萎縮所帶來的壓力。

精神健康服務需求增 基層醫療助解困

背景

多項研究皆指,當僱員感到工作與生活不平衡,除了對個人健康造成影響(例如沒有充足睡眠),還會影響家庭關係和工作(例如因壓力引起的情緒問題)。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最新估算,目前全球有超過3億人患有抑鬱症,2005至2015年期間,增加超過18%。在高收入的國家,有接近一半的抑鬱症患者得不到治療,而其政府衞生預算也只有5%用於精神健康服務。香港每100名成年人有三人是抑鬱症患者,然而超過一半抑鬱症患者沒有尋求任何精神健康服務的協助。

職安局和全人教育基金於2015年發布的意見調查發現,不少在職人士感到相當大程度的工作壓力(61.2%)、抑鬱(24.8%)、焦慮(26.1%)和處於亞健康狀況(55.7%)。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資料顯示,雖然自2003年開始,香港自殺率已持續超過10年呈下降趨勢,但涉及青少年自殺率則有上升情況。

建議

近年香港人受到情緒病的困擾,精神健康備受關注。智經年初發表《工作與生活平衡:由推動彈性僱傭措施做起》研究報告,認為職場情緒問題,可由社區入手。建議整合18區的情緒和精神健康服務,以社區為本的原則,建立「職業健康支援及協作清單」,結合社福機構和家庭醫生服務,充分發揮社區資源,讓有需要人士及時得到治療。家人身心健康,家庭才會幸福。

基層醫療紮根社區,是整個醫療系統的第一層。在醫護過程中,家庭醫生是病人首個接觸點,建基於全面及連續性的醫療關懷,當病人遇到情緒問題困擾時,可以放心找信任和熟悉的家庭醫生求助。智經建議政府制訂具體政策措施,增撥資源加強基層醫療服務。

提升職業專才認受性 扭轉觀念靠認證

背景

香港的專上教育持續擴張,過去20多年,每年平均約有四萬名持大學學歷的人士,投身就業市場。2008至2015年期間,經理、行政及專業人員類別僅可吸納38%擁有大學學歷的新增工作人口。由於中高層職位出現飽和,高學歷人士從事較低技術職位的比例持續增加。智經於2014年發表的《激發原動力 開拓新思維 助青年 闖出一片天》研究報告有幾個主要研究結果,包括人力資源失衡,影響學歷對向上流動的效用;教育程度上升,收入水平下降;職業教育推行未盡完善,難為青年搭建向上游的階梯;即使成功就業,青年也未必可以穩定上流。

在2014 年的《施政報告》中,政府提出要重新確立職業教育在教育系統中的定位,為不同志向和能力的青少年提供靈活多元的出路。然而,智經最新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發現,學生和家長對職業教育認知度不足,社會普遍對職業教育的認受性偏低;近七成受訪學生及家長從未聽過「職業專才教育」;不足兩成的受訪學生及家長認為修讀「職業專才教育」等同獲取專業資格和知識。「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這個傳統觀念仍然根深柢固,大部分學生以考進大學為目標,使職業教育淪為次等選擇。

根據政府於2015 年公布的《2022年人力資源推算》,對資訊科技從業員的整體人力需求的按年升幅,較同期香港整體人力需求的按年增長高逾一倍,預計在2022年,資訊科技、資訊服務、創新及科技產業需要19,700 名擁有高中及文憑學歷的人才,可見香港對資訊科技和創科人才的需求殷切。

建議

為了加強學生及家長對職業教育的認識,以及增加他們選擇職業教育的信心,智經建議在中三引入「初中職業體驗」課程,讓初中生有機會探索自己的工作興趣和能力,及早了解不同的職場環境和升學途徑,並為高中選科做好準備。

智經建議改革應用學習科目,除了加強該科目的職業教育功能之外,還讓應用學習科目與其他選修科的評核制度一致。同時,建議當局與院校合作,讓大專院校可優先取錄曾修讀相關應用學習科目的學生,甚至豁免該科的優異生修讀相關單元,從而提高應用學習科目在升學方面的認受性。

為培育創科人才以配合香港創科發展及不同產業的增值需要,智經建議設立首間以STEM教育為核心,保留新高中元素的直資高中書院——香港iLab書院,培養學生掌握21世紀所需要的創造與創新能力,以及合作、溝通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讓他們建立穩固的多元學科知識基礎。修畢三年課程後,學生可取得雙文憑(即中學文憑及創科文憑)學歷,兼顧學生的升學及就業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