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研究 | 教育及人力資源 | 2020-03-12

為「後五十」彈起搭好跳板 創造香港長遠「生力軍」



智經研究中心(智經)今日發表《生力軍何處尋:「後五十」彈起 香港人力策略再出發》專題研究,檢視香港1998至2018年間勞動人口參與率(下稱「勞動參與率」)的變化,剖析性別、年齡、教育程度及婚姻狀況與勞動參與率的關係,並探討本港50歲及以上(即「後五十」)勞動人口投身職場的情況,以及他們對勞動市場的影響力,目的是為進一步釋放及善用本地勞動潛力提供數據基礎,好讓社會和政府思考如何開拓及鞏固人力資源,並及早規劃「後五十」的人力策略,維持香港的長遠競爭力。

隨着經濟情況惡化,各行各業備受打擊,勞工市場也逐步轉弱,不少打工仔的生計都受到影響。政府連番推出紓困措施,協助企業渡過困難時期,惟市民期望政府不論經濟順逆,均能多管齊下,積極協助發掘商機,創造更多就業機會,並提供配合市場發展的就業支援服務。預算案強調克服人口高齡化及勞動力下降為香港帶來的挑戰。然而,高齡化未必一定為社會帶來壓力,反而可以帶來新動力。因此,智經認為社會需要對症下藥,發揮香港勞動人口的潛能,透過培訓等方法,應對社會及經濟環境急速轉變所帶來的挑戰。

智經主席劉鳴煒說:「是次研究可以看出,本港勞動力『未』盡其才,有不少人士有能力並願意工作,只是因種種牽絆而未能進入人力市場。例如部分『後五十』人士,或因多元化的技能要求日增,未適應工種轉變,而未能留在職場或成功就業。故社會需提供適切的配套及切合需要的培訓,搭好跳板,協助他們提升競爭力,成為香港勞動市場的『生力軍』。」

是次研究的詳細分析如下:

(一)「後五十」生力軍20年間增近80萬 

在1998至2018年間,15至49歲勞動人口減少約27萬人,相反,「後五十」勞動人口錄得近80萬人增長。在此消彼長下,「後五十」為本港就業市場注入新血,使香港整體勞動人口增加約53萬人。當中,60至64歲人士在職場上較以往更為活躍,其勞動參與率由1998年的29.9%,升至2018年的47.0%,增17.1個百分點,升幅高於「後五十」其他年齡組別。另外,「後五十」男性的勞動參與率先跌後升,以55至59歲為例,勞動參與率由1998年的77.5%先降至2003年的76.1%,及後回升至2018年的82.6%。其間香港在2011年實施法定最低工資,有研究認為此措施可能吸引更多「後五十」男性(尤其是初中或以下教育程度的55至64歲男性)投入或重投勞動市場。

(二)學歷愈低勞動參與率愈低

是次研究亦審視2011及2016年按教育程度劃分的勞動人口情況。結果發現,不論性別或年齡,學歷較低者的勞動參與率普遍較低。以2016年為例,小學及以下、中學及專上教育程度的整體勞動參與率分別為27.6%、60.6%及75.5%。

值得留意的是,雖然不同學歷的整體勞動參與率均下跌,但「後五十」的勞動參與率反而上升,而且教育程度愈高,升幅愈大:小學及以下、中學及專上教育程度的升幅,分別為0.1、1.9及3.7個百分點。而在「後五十」各年齡群組中,60至64歲於不同教育程度的勞動參與率升幅最為明顯,升幅介乎8.8至10.5個百分點。

(三)本港整體勞動參與率下降 女性不跌反升

研究又發現,在1998至2018年間,香港整體勞動參與率由60.2%輕微下降至59.2%, 2018年的比例低於多個鄰近亞洲地區如新加坡(67.7%)、南韓(63.1%)及日本(61.5%)。 勞動參與率下降主要集中於男性和青年。在這廿年間,女性在勞動市場愈趨活躍。青年(即15至24歲)的勞動參與率呈下降趨勢,部分原因相信是升學機會或職前培訓機會增加,令他們延遲進入勞動市場。此外,30歲及以上女性在職場上比從前更活躍,當中30至64歲女性勞動參與率於20年間明顯上升,每個年齡組別均增加超過8個百分點。以「後五十」女性為例,勞動參與率的增長介乎4.2至25.4個百分點不等。

(四)家庭因素窒礙女性投身職場

雖然「從未結婚」人士的勞動參與率在2011年(64.4%)及2016年(66.1%)皆高於「已婚」人士(2011年:59.4%;2016年:60.0%)。然而,若以性別加以分析婚姻狀況與參與率的關係,便顯出其差異,即大部分年齡組別的已婚男性勞動參與率,均高於同組別未婚男性,而20歲及以上已婚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普遍低於同組別未婚女性。這或反映在傳統家庭結構中,男性多被視為「一家之主」,而女性要照顧家庭,因而沒有工作。2018年,40至49歲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約為七成(40至44歲:70.8%;45至49歲:70.0%),較25至29歲女性的勞動參與率(84.3%)低超過10個百分點。智經相信其中一個原因,是女性在婚育年齡暫停工作後難以重返職場,以至30歲及以上女性的勞動參與率持續低於25至29歲的高位。

綜合上述分析,智經建議以下政策方向,善用「後五十」及其他勞動潛力,改善人力規劃:

建議一:推動經濟持續發展 為「後五十」創造職位 

雖然本港近年幾乎全民就業,失業率徘徊於3%,但自2019年年中起,失業率由2.8%微升至3.4%;加上近日疫情爆發,以及其他本港社會和外圍環境的不確定因素影響,經濟面對下行壓力,或為本地勞工市場帶來衝擊。一旦經濟低迷,就業機會便減少,令生活水平下降。唯有推動產業結構多元發展,增加工作種類,才能提振經濟,促使更多人投身職場。

研究發現,擁有豐富工作經驗的「後五十」是本港不容忽視的職場生力軍。在1998至2018年間,相關勞動人口增加近80萬,而其勞動參與率亦持續攀升。故此,當局應投放更多資源,為較年長人士開拓就業機會,包括在不同行業範疇增加適合「後五十」的全職、半職及長期兼職職位,滿足未來人力需求。

建議二:投放教育及培訓資源 學術職訓並重 開創多元出路

知識是向上流動的重要條件,較高的教育水平有助提高工作能力及增加就業機會,世界各地政府皆明白,推動經濟成長的關鍵元素在於教育和技能培訓水平。然而,在2016年,15歲及以上人士中,仍有逾兩成(20.6%),即約127萬人的教育程度為「小學及以下」,當中約92萬人為非勞動人口。智經認為,當局應持續投放教育及培訓資源,為潛在勞動人口提供進修機會,讓他們提升競爭力、適應社會轉變。在發展主流學術教育的同時,政府亦宜確立職業教育的價值,加強職業專才教育的認受性,並增加在職培訓的機會及誘因,推廣持續進修,讓潛在勞動人口擁有多元的就業技能,從容應對職場挑戰。

建議三:鼓勵企業推家庭友善及彈性退休措施

與以往相比,女性較傾向投身職場。研究發現,30歲及以上的女性勞動參與率,持續低於25至29歲的年齡組別。2016年,30至64歲非在職女性有約77萬人,其中近六成 (58.9%)為料理家務者。而該77萬名非在職女性中,超過六成半(65.9%)最少完成中學教育,整體學歷並不算低。智經認為,香港的家庭友善僱傭措施仍未普及,缺乏具彈性上班時間的工作崗位,令不少需要照顧家庭的女性或提早退休的「後五十」難以重投職場。

政府統計處2018年的調查顯示,在所有15至69歲非在職人士中,約9.9萬人表示若工作合適會願意工作,他們追求的是工作時間方便(63.6%)、薪金吸引(38.9%)或工作地點接近居所(37.3%)等,反映出彈性僱傭措施是吸引他們投身職場的重要誘因。因此,當局及企業應協力推廣職場友善文化,採取以「僱員為本」的人事管理策略,提供靈活工作安排,包括就「後五十」實施彈性退休制度、向在職母親提供家庭友善措施等。

總括而言,勞動參與率的高低不能簡單歸因於個別因素,除了上述分析,其他政策措施、法律法規等同樣影響工作意願和就業機會。例如法定最低工資的成效、為較年長人士提供工作配對等就業支援是否適切、幼兒服務是否妥善,甚至部分行業設立的年齡限制如何影響「後五十」就業等議題,均值得深入探討。當局應積極檢討和研究,並多管齊下規劃和調整人力策略,減少或消除加入勞工市場的障礙,為「後五十」等寶貴勞動潛力創造有利的就業環境,促進社會經濟持續發展。

 




附表

報告全文
行政摘要